•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小我一年的可爱学妹6~10

    发布时间:2021-12-11 00:08:23   

    本帖最后由 comsci 于 2014-8-24 23:34 编辑

    06.帮客人淋巴排毒

    女友小茹一直都不让我知道太多工作上的事情,我上班也就够忙了自然不会问小茹太多,而且对于小茹做护肤接触其他男人的身体,产生的那股醋意反倒乐在其中,还很喜欢那种感觉,我一直不敢让別人知道,怕因为这样被说心理变态,想到小茹上班穿成这样,是男人都会想幹小茹,有时候会幻想小茹会不会背着我偷男人,或者跟客人做爱。

    有些新手入门的客人上门,因为第一次来不太知道行情,有些美容师为了多赚一些,会暗示客人淋巴排毒要多300、500不等的费用,所谓的淋巴排毒其实就是人家说的 0.3S,为了预防美容师谎报时数,绝大部分的店是到柜台结帐,超过时间柜台会打电话告知美容师时间到了需不需要加节,不过第一次来的客人不晓得,也会先行被美容师收取0.3S的小费,在带至柜台结帐。哪个美容师会先收小费这种事情,在店里面的同事都略有所闻,会不会被打小报告是看谁的关系跟同事好、跟老闆好,小茹就是属于同事好,跟老闆更好,所以小茹先收取小费的事情,老闆竹哥是知道的,也放任着小茹这样做。

    小茹今天穿着红色平口小洋装,洋装的真的短的不可以在短了,只要动做大一点就可以看到屁股,所以小茹里面穿了丁字裤、黑丝袜。美容师休息室的电话响起,柜檯的美容师 :「喂~ 小茹在吗」

    小茹 :「我就是呀,找我有什么事吗?」

    柜檯的美容师 :「又有客人点妳了,要接客吗? 」。

    小茹 :「有钱赚当然接呀,在休息室上网也很无聊」高兴的说。

    柜檯的美容师 :「那准备一下,等等去103号房喔」。

    小茹 :「嗯 ! 我这就去准备。」

    柜檯的美容师挂电话后,跟旁边的美容师说,小茹每天客人都快满档了,店里快一半的客人来都点小茹,不块是我们的红牌。

    小茹进到103号房后,看客人还穿着上衣,下面围着一件浴巾做在按摩床上东张西望,似乎满紧张的。

    小茹说 :「不好意思,久等了」,赫然一看发现是上次那个计程车司机。

    司机吭了几句嗯呃说 :「对阿…上次拿到你的名片…就来看看…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好不习惯……」带着结巴的说。

    小茹说 :「不用这么紧张,来这里就是要放松,等一下都交给我就好了不要多想。」双膝跪地,两手搭在司机的左边大腿缓和他的紧张感。

    小茹脱下跟鞋爬到按摩床上,从司机的背后揉着太阳穴,然后双手伸到司机的胸口前摸摸,手贴着胸部做画圈的动作,小茹一边问着司机累不累、辛不辛苦的话题,附合着司机的抱怨,这种方式最能让男人放松。小茹将手掌画圈的反个方向继续画圈,问司机 :「还可以吗?」

    司机说 :「可以…阿…」放松了一口气。

    「真的很舒服」。

    小茹 :「是呀…很舒服…好好的享受哦」微笑着附和司机。

    小茹右手从司机上衣的V领伸慢慢的进去,摸着他的左乳头一下,然后另一只手也伸进去两手开始摸着他的胸口,司机享受着小茹服侍的快感,小茹也很喜欢看別人在她服侍下享受的表情。

    小茹帮司机把上衣脱掉,要司机正躺在按摩床上,随后拿了一条毛斤盖着司机的脸,然后拿掉司机下半身的浴巾,打开时司机的阴茎早就硬了。

    小茹拿爽身粉倒一些在手掌上说 : 「很舒服喔,忍耐一下」双手在司机的胸前滑起来。

    小茹问司机 :「沒问题吧」。

    司机回:「沒问题」。

    「喔…真的很舒服」。

    小茹问司机 :「对阿…真的很舒服」从胸口到肚子做起了大面积回转,接着又推胸口几下。

    小茹走到司机的头前方推两臂,再迂迴至脖子,仔细的推着胸口前那条筋。小茹双手伸到司机的阴茎两侧在上方一点按压几下,那个地方是大巨穴,小茹说明着那穴道可以治疗胃经,可治疗小腹胀、小便不利、疝气、遗精等等疾病,可是司机的注意力在头顶,因为小茹的双手要伸到那边肯定是不够长,所以下体完全顶在司机头上,胸部几乎快贴着司机的身体了。接着小茹右回到推着胸口的筋,慢慢的开始有意的划过胸口去触碰他的乳头,见司机沒抗拒之后,直接用食指在乳晕上画圈,司机发出阵阵的吐息,表示着很舒服。

    小茹不时就捏一下司机的乳头,捏一下司机就颤抖一下,小茹微笑着对乳头轻轻的吹气,目光焦点对准司机的阴茎,看着阴茎越来越大。小茹爬到了按摩床上跪趴在司机下身玩着两个乳头,胸部让阴茎压在胸间,形成一个小茹在玩弄着司机的淫荡画面。

    司机的乳头受到小茹不断的吹气,手指的逗弄,已经非常想要了。可是又不好意思动手,只能默默的累积他的快感,小茹往旁边侧躺,伸起穿着黑丝袜的大腿,用丝袜美腿上下磨擦着阴茎,一边舔着司机的乳头,搞的司机气喘连连。

    小茹 :「你舒服吗」舔着乳头。

    司机 :「阿…阿…舒服」舒服的说不出话来。

    小茹爬了起来,双手沒中断的弄着乳头,两个乳头交替着吸吮,小茹看司机这么舒服,心中也泛起了一丝成就感。小茹右侧躺了回去,吸吮着右边乳头,右手慢慢的抚摸的司机的阴茎,慢慢的越摸越快,手在龟头的沟槽转了一圈后开始套弄着阴茎,前后的套弄,或用手掌握住转圈龟头刺激冠状沟,或往下摸阴囊再从包皮繫带一路滑上来,包皮繫是男人的敏感区,大部份男人喜欢包皮繫带被轻抚或口交时用舌头舔。小茹放慢着抚弄,慢慢的按摩冠状沟下的包皮繫带。

    小茹开始了套弄,回头看了一下阴茎,问司机 : 「很舒服吧,想射了对吗」,司机喘息着并沒有回答,小茹加快套弄的速度,维持在这种快速套弄下司机射了出来。

    小茹 : 「啊…」继续套弄着让精液完全的射出。

    司机射自己的小腹上,小茹手指玩弄了一下司机小腹上的精液,笑着捏了一些,放在自己舌头上吃了进去,拿开司机脸上的毛斤,张嘴给司机看精液在嘴里的样子。

    当然小茹也一如往常先跟司机拿了小费500,柜台结帐二个小时又抽了760,再加上底薪,一个月下来是非常可观的一笔钱。可是小茹自从做美容师工作,开销也变的大到离谱,对于生活物质的享受、还有购买名牌衣物、包包、靴子也变成一种习惯,沒有办法摆脱,因为这种价值观已经形成,就无法再回到之前较贫穷的生活方式。严格来说小茹不工作,只靠我一个月3万的工作,根本无法供的起女友小茹的开销,如果强迫小茹不要这样奢华,她可能会选择与我分手。

    07.丝袜按摩

    最近护肤店里生意不是很好,老闆竹哥最前阵子去了内地,竹哥的好友带他去尝试了丝袜按摩,竹哥感觉还不错。所以打算引进这个项目在店里做,来解决生意下滑的问题。竹哥找了芳姐,凭着自己亲身在内地的体验,还在网路上下载一些丝袜按摩的视频,跟芳姐一起研究了一套适合本地的丝袜按摩,在让芳姐教给店里的美容师,当然这并沒有强迫性。

    这个项目比较少人做,而且店里的美容师大多比较优质,自然费用就比较贵了,两小时价钱高达3000,基于费用较高,小茹自然是会学丝袜按摩。

    丝袜按摩顾名思义就是穿着丝袜为客人按摩,据说能够帮助客人放松精神,还能满足有特殊癖好的人,一般来说就是美容师穿上丝袜替客人踩背、按摩等等。一般在按摩前会跟客人说会用脚按哪里,但沒有包含客人的敏感部位。重点在于一双修长完美的腿穿着丝袜为客人按摩,这就已经够吸引人了。除了按压身体各个部位之外,还会解释着有什么功效。当然客人对脚有兴趣,可以把玩美容师的脚。另外还是有额外的服务,这才是真正丝袜按摩的重点,也是主要的收入来源,有钱可以叫很多个美容师同时丝袜按摩。不过私底下有些美容师还是会有做到全套的服务。

    小茹店里规定丝袜按摩必须遵守,二项原则 :

    1.衣服必须换上店里提供的基本款OL装、白色衬衫,黑色包臀短裙,黑色漆皮高跟包鞋,除非客人自备。

    2.客人可以指定肤色丝袜、黑色丝袜、网袜、特殊样式须自备。

    竹哥趁着休息室只剩小茹时,去问她 : 「小茹阿,丝袜按摩学的如何?」。

    小茹说 :「我这么聪明当然学的很快啊?」。

    竹哥说 :「那我来验收成果」

    小茹说 :「少来了,你的心思我还不知道呀」瞪了一下竹哥。

    接着说 :「我想买最近出的LV新款包包」不以为意的。

    竹哥说 :「那有什么问题」说实话小茹,大多名贵的衣物、包饰,都是竹哥买给她的。

    竹哥说 :「小茹换衣服,要换肤色丝袜喔」说毕便做在沙发上。想要看小茹换衣服。

    小茹说 : 「好啦就你色」有些无奈的。

    小茹打开衣柜后,转头看着竹哥说 : 「还不出去啊,我要换衣服呀」。

    竹哥说 :「我想看妳换衣服」。

    小茹说 :「女人换衣服有什么好看的,出去啦」半生气的。

    竹哥说 :「你的身体我都看过了,只是换衣服有什么不可以¬」,竹哥知道女人在穿衣服时,那个画面对男人是非常有杀伤力的。

    小茹坐着拉开右脚长靴拉练,脱掉长靴放入衣柜,接着换左脚,站了起来撩起格子短裙,手伸入黑色丝袜的袜头,小心翼翼的向下捲脱掉了丝袜,小茹有一双完美无瑕的腿,粉嫩的脚趾头上露出了玫瑰红的指甲油,将丝袜塞到靴筒里。拿出了一双肤色丝袜,右脚直接套了进去拉到底,袜头缐对准脚指后将丝袜拉到了大腿,右手伸进左边的丝袜脚,对准左脚尖套进去拉到了大腿,小茹站起来缓缓的把丝袜拉到腰上,然后整理了身上的丝袜。

    脱掉了格子裙子和黑色上衣,套上了店里的白色衬衫,尺寸正好突显着小茹丰满挺拔的上围,穿上了黑色包臀短裙,把屁股包的紧紧的。小茹从柜子拿出了跟鞋,还有一条银色的脚练,把脚练戴好后,两脚先后踩进高跟鞋里。竹哥从头看到尾,眼睛一直盯着小茹换衣服,水口都渗出嘴脚了。小茹说 :「看够了沒,瞧你那猪哥样…」。

    竹哥 :「………」看呆了。

    小茹说 :「不想按了吗,不要就算了」一手叉着腰,脚站三七部,看起来非常撩人。

    竹哥 :「要…要按…」突然惊醒。

    小茹说 :「先把你那猪哥口水擦干净,去房间等着」。

    到了房间,竹哥趴着身上只穿了一条免洗内裤,对竹哥来说似乎有点小条,小茹拿一条很长的浴巾盖在竹哥的腰上到脚底,小茹脱下跟鞋,爬上按摩床,穿着丝袜的腿,先从竹哥的小腿底开始踩,一路从小腿底踩上来,每一段分为几个点,每个点都按压了四五次,踩到了大腿,左腿踩玩换踩右腿,踩到了大腿与屁股之间的那个地方,小茹用半身的力量踩住。

    竹哥 : 「阿………」

    接着小茹把浴巾往上拉,盖着背部,开始踩腰,慢慢的往背上踩去。肩上有许多的穴位,小茹针对每个点都踩压住了好几秒,双手压在膝盖上增加一些力道,又不至于太用力。

    小茹 : 「这样还可以吗 ?」。

    竹哥 : 「学的挺不赖的」。

    小茹 : 「当然啊,我可是天资聪慧呢」高兴的说。

    小茹 : 「换正面了」。

    竹哥反过身来,小茹同样的把浴巾铺在竹哥上半身,踩着竹哥的胸口,脚指对着胸口那条胸筋按压,原本小茹是正面对着竹哥踩,踩了一阵子,反过背对着竹哥踩,因为裙子原本就不长动作太大会往上积起来,所以屁股根本是一直露出来的,可以直接看到小茹的屁股。

    小茹弯腰把胸口的浴巾往下拉,竹哥的胸部露了出来,小茹穿着丝袜的脚底在竹哥的乳晕乳头做滑动,这种触感让竹哥舒服的张开嘴巴,小茹跪下来双手撑在床上,两脚向后用脚尖滑着乳头,竹哥 : 「啊…舒服」嘆道。

    小茹 : 「呵……」笑了一下

    「嘶嘶嘶嘶」脚上发出丝袜磨擦的嘶嘶声。

    竹哥 : 「好舒服…好舒服…」嘴里不断的说着,双手伸去摸着小茹的大腿。

    竹哥擡头就看到小茹的屁股丝袜底,穿着丝袜比直接看还诱人。小茹觉得差不多了,勾着浴巾往前爬到竹哥的脚前,把浴巾抽掉,用丝袜脚底滑着竹哥的内裤边缘,然后隔着竹哥的内裤勾了几下,小茹 : 「竹哥…好硬喔……」。

    小茹转过来坐在竹哥的两小腿中间,丝袜脚一起隔着内裤滑着阴茎,又变换着ㄧ脚滑过去在接续着另一脚,丝袜脚隔着内裤搓弄阴囊。

    小茹 : 「竹哥…你内裤会不会太紧了…」。

    竹哥 : 「是真的有点小…你看龟头都露出来了」。

    小茹 : 「这样一定很难过,我帮你把内裤脱掉」伸手将竹哥内裤脱下。

    小茹坐了回去,丝袜脚滑弄着阴茎。

    竹哥 : 「喔…」喘息。

    小茹 : 「舒服吗」滑着阴囊到龟头的包皮繫带。

    竹哥 : 「舒服…」喘息。

    小茹 : 「我在让你更舒服…」两只丝袜脚同时夹着阴茎,上下做抽动。

    竹哥 : 「哇………嘶……」喘息。

    小茹下体也以经泛漤成灾了,帮竹哥抽动着,自己双手也摸着下体自慰。

    小茹 : 「想要嘛…?」

    竹哥 : 「非常想…给我吧」喘息。

    小茹撕开了档部的丝袜,抚摸着自己的下体,伸淫着… 随后让竹哥爬下床站着,小茹自己爬上了床躺着,然后腰往上一擡,成了C字形,头在下面,脚在上面。丝袜脚又夹着竹哥的阴茎抽动,竹哥 : 「哇…好厉害」,小茹从下面向上看着竹哥25公分的巨根,让她的脚夹着抽动,下体湿透了,渴望巨根的插入。

    小茹 :「你躺好……」坐上竹哥腹部,沒有插进去,阴唇对着阴茎在外面做前后滑动。

    小茹忘情的滑着,双手摸弄着竹哥的乳头。

    小茹 :「受不了了……我要大肉棒」对准肉棒坐进去「呃……啊…」一进去就立刻上下的抽动「嗯…嗯…嗯…嗯啊…」。

    「嗯啊…嗯…嗯…啊…」小茹淫荡的伸淫着,竹哥双手搓揉着她的胸部。

    竹哥说 :「慢点…」小茹更加快了上下抽动。

    小茹往前趴上竹哥胸前,这时换竹哥腰部向上抽插,一边擡起头吸小茹的乳头。

    「嗯哈…嗯…嗯…啊…啊嗯嗯」小茹叫着,竹哥双手环抱着小茹的腰抽动着。

    抽差速度慢了下来,竹哥抱着屁股,随着小茹腰部律动缓慢的做深度的抽插。

    换了个体位,小茹跪趴着,竹哥从背后插入。

    「啪啪啪…啪…啪…」竹哥快速的做抽插。

    「嗯嗯嗯…嗯啊啊…嗯啊嗯嗯」小茹淫乱的叫着。

    「嘶…啊啊…阿啊…阿啊…嘶……」竹哥要射精了。

    「嘶……」竹哥抽出来对着小茹的丝袜臀射了一堆。

    「吓呵…吓呵…吓呵…」小茹不断的喘息。

    小茹很喘着说 : 「还满意吗…吓呵…吓呵…」。

    08.同事的邀约

    今天要下班前,我正在收拾桌面,我的同事 ”张家弘”,他是一位做系统整合的工程师,也是日后我创业的元老,人长的帅、能力又好,但是非常的色是众所皆知的。阿弘坐着椅子滑过来。

    阿弘 :「喂~ 阿仁,晚上要不要去轻松一下」

    我:「不要啦,上班都够累了还不早点回家休息」其实是想早点回家。

    阿弘 :「就是累才要轻松啊 !」

    我:「那要去哪里玩」。

    阿弘 :「我上回去过那间XXX护肤店,感觉还不错,里面的美容师很优喔」。

    原来阿弘去的护肤店,就是女友上班的地方。

    我说 :「护肤店那有什么好玩的…,……那里面在玩什么阿 ?」 突然有兴趣起来,追问着阿弘。

    阿弘 :「看你要玩到什么程度,看你的手腕,还有你的嘴甜不甜」。

    接着说 :「一般按摩就是在你身上捏来捏去…,精油SPA就是用精油帮你推身体的淋巴腺做保健,最近还有推出丝袜按摩,但是这个我也沒试过,这次想尝试看看。美容师有分蓝牌、红牌、口妹、S妹等等…」慢慢的说着里面的项目。

    我打断阿弘问道 :「等等,蓝牌、红牌、口妹、S妹这是什么意思 ?」带着疑惑。

    阿弘 :「蓝牌是单纯的按摩,红牌就是按摩还带着挑逗的意味,最后帮你打出来…,不过通常红牌打手枪往往会突然变成口妹或S妹。」。

    我赶紧回问 :「口妹、S妹是…?」心想阿茹不就是红牌吗,她怎么说只是单纯的按摩。

    阿弘 : 「口妹就是帮你口交啊,通常人家都说 0.5S、打手枪是0.3S , S妹就是做全套的啰」听阿弘说的这么懂,可见他常常去这些地方。

    这时候我心里开始想,女友是红牌,脑中浮现着小茹帮客人含着肉棒吞吐,小茹的下面插着客人磙烫的阴茎,想着女友可能背着我跟別人做这些出轨的事情,我兴奋了起来,小弟弟在牛仔裤里硬的发痛。

    阿弘叫道 :「喂 ! 你傻了阿, 到底去不去,不去我要自己去了喔」看我问那么多,要去不去的感到我很龟毛。

    我说 : 「喔好…我沒去过护肤店玩过…那就去看看」 其实是想知道小茹上班到底是在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

    我拨了电话给小茹…

    小茹接起电话 :「喂~,阿仁怎么了 ?」。

    我说 : 「嗯…,也沒什么事啦」正在想理由骗过小茹,总不可能直接对女友说要去护肤店。

    小茹说 :「亲爱的~~想我了呀~~」发出嗲音。

    我说 : 「晚上要跟同事去跟客户应酬,会比较晚回家」。

    小茹 :「嗯好,知道了。亲爱的不可以喝太多酒哦」。

    我说 : 「不要睡过头了,晚上妳还要上班呢」。

    小茹 :「我在躺一下就起来了,亲爱的加油 ! 啾啾」。

    我说 : 「啾」把电话挂了,感觉上小茹不像是会背着做黑的…。

    稍晚我们到了护肤店里…。柜台小姐 :「欢迎光临,两位好,需要做什么项目」。

    我看了看项目表,发现表上都沒有标上费用。这样谁知道要花多少钱,又不好意思问,说不定別人会觉得来这里玩还在想多少钱,沒钱就別来这里。我灵机一动就说 : 「有沒有什么比较推荐的」。

    柜台小姐 :「我们的精油SPA效果不错,客人比较常选」。

    阿弘:「我要指定66号,做丝袜按摩」。

    柜台小姐 :「不好意思,66号上班的时间还有20分钟,可能要请你先在候客间等一下」。

    我并不知道66号是女友,阿弘先在候客间等,我沒有指定就先被带去包厢了。进到了包厢,我四处看了一下,这包厢真豪华,好像一间小套房。发现床上早就准备一条三角裤,我拿起来一看,这和免洗沒什么两样,大力一点就破了,不过裤腰和裤脚还有细细的松紧带,算是不错的免洗内裤了。我脱光自己衣服吊好,穿上了内裤马上就觉得它是紧身的,要是勃起会非常的明显。

    这时候美容师进来说 : 「您好,我是53号美容师心怡,今天就由我为您服务」朝着我45度鞠躬,随后关上了包厢门。

    心怡 : 「来~ 你先躺着」拿着浴巾,「我帮你盖好」带着微笑。

    我 : 「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还穿这样,怪不好意思的。

    看着心怡笑起来还挺可爱的,瞄了一下身材,正好也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趴着让心怡用精油推着后背,感觉很舒服。心怡开始压大腿时,我 : 「喔……」上班大多是坐着,感到一阵痛楚,但是又很爽。

    心怡 : 「不舒服吗」手深怕我不舒服变,施力变小了一些。

    我 : 「好痠…又好痛…可是好爽」忍着痛楚。

    心怡 : 「那我再小力一点」。

    我 :「沒关系,就这样子」继续享受痠痛又爽的感觉。

    过了许久心怡说 :「我出去拿热毛巾,等等热敷一下」。

    因为太舒服,我已经呈现半朦胧状态。这个时候听到心怡跟一个女生在交谈,朦胧中隐约听到女友的声音,可是太累了睡着了。心怡把凉掉的热敷毛巾拿掉,顺便擦了擦背后的精油,我感到一阵凉醒了过来,心怡说舒服的睡着啦,我应了一声。觉得刚刚睡着隐隐约约听到女友的说话声,然后试探的问心怡 :「你们这里也有女性顾客阿」。

    心怡 : 「当然有阿,只是女性比较少来我们这里」手不停的擦着背。

    随后问我「为什么这样问」疑惑着。

    我 :「喔,沒有啦,刚刚好像听到妳在门口跟人家说话」。

    心怡 : 「刚刚那是我们的美容师,他刚好在做隔壁包厢的客人,他是跟你一起来的,是妳朋友吗 ?」。

    听马上知道阿弘在隔壁的包厢。

    我 :「嗯,刚刚我朋友做丝袜按摩的项目,那个大概是怎样的」继续套心怡的话。

    心怡 : 「就是美容师穿着丝袜,帮客人踩背、按摩阿」。

    我 :「踩背就踩背穿着丝袜有差吗…」故意问。

    心怡 : 「听说穿着丝袜踩背比较有疗效」。

    我 :「这样会不会有怪怪的客人乱来、乱摸」。

    心怡 :「客人心术不正,就算不穿丝袜还是会乱摸阿」心怡以为我很单纯。

    我 :「所以我心术端正啰」。

    心怡 :「呵呵」笑了笑。

    背擦干净后,心怡要我翻过来准备做正面,双手一贴上我的胸口按摩,让不认识的美人双手贴着身体,我的小弟弟马上就硬了起来,虽然下半身盖着一条浴巾,可是那看起来还是很明显。

    心怡见状微笑着说 :「是不是在胡思乱想什么阿,都翘起来了」心怡算是说话很直的人。

    我 :「……」心怡发现我下面翘起来,怪不好意思的。

    我 :「因为有美女再帮我按摩,这是正常反应」。

    心怡 :「我们这里的美容师都很美」。

    我 :「不美怎么叫美容师」。

    过了许久渐渐的熟了比较不怕羞,我 :「听我朋友说这里还有特別服务,是真的吗 ?」。

    心怡 :「你想要特別服务吗 ? 」好像对我有些好感,暗示着我。

    我 :「如果可以的话当然好,你长的这么正」心怡是小茹平常休假一起出去逛街的好姊妹,所以打扮也跟小茹差不多。

    心怡 :「嘴这么甜,帮你摸出来好不好」。

    我连忙的应好,心怡脱下了我的内裤,用手抚摸的我的小弟弟。突然隔壁包厢传来一阵叫床声,听着觉得似曾相似,我就说隔壁这么激烈阿。心怡的手感觉我的阴茎更硬了,套弄了起来。心怡说 : 「听着別人的叫床更有感觉对吧」,突然觉得一阵酸麻,射在心怡的手上。

    整理一番后,我穿好衣服,跟着心怡后面,打开门时心怡正好挡着我,一眼看到小茹的侧脸,手勾着阿弘的手往柜檯走。小茹穿着白色衬衫、包臀短裙,黑色高跟鞋的背影,腿上还穿着网袜,我赶紧走了出来看着小茹的背影,然后回头问心怡 :「她是几号阿」,心怡说她是66号。

    心怡 :「怎么啦,你喜欢这种打扮阿,下次来点我,我也打扮成这样,还可以给你点甜头喔」心怡带着我去结帐。

    我跟阿弘回到车上,阿弘开着车,我在副座上问阿弘 :「刚刚你是玩多大阿,玩到我这边都听见了」。

    阿弘 :「操…刚刚那个妞太正点了,沒玩过这么漂亮的,还很淫荡」。

    阿弘 :「她穿着网袜,踩我下面,露出抚魅的表情,真的太销魂了,下次你一定要试试看」。

    我听着阿弘说的津津乐道,却在想小茹穿着网袜踩着阿弘的画面。

    阿弘 :「我幹她的时后一直要我幹快一点…又很会摇,最后被她摇到喷出来。」

    我说:「所以你是射在里面 ?」。

    阿弘 :「当然阿,出来玩就要玩大一点。那你呢」反问着我。

    我说:「用手打出来而已」。

    回到家我躺在床上睡不着,心里想着,小茹那双美腿,居然让阿弘玩弄过,最后还射在里面。我还沒和小茹穿着网袜玩过,同事竟然和我的女友这样玩,我下面变的好硬,变得好兴奋。爬起来开电脑上网,看着足交的影片,然后自己打手枪。幻想着阿弘跟小茹玩足交、阿弘幹穿网袜的小茹。

    09.我和小茹坦白

    现在不像以前有太多的时间陪女友小茹,在有空闲的时候会和小茹做爱。今天我和小茹沒上班,小茹在客厅看电视,我走去客厅抱着小茹陪着她看节目。

    抱着小茹说 :「我们来看A片好不好」,小茹也很久沒有跟我温存所以一口就答应了。

    我和女友做爱时常常玩着角色扮演,这次故意挑了一片女友出轨的A片看,片子里演到女友背着男友和別人做爱,我就说 :「小茹…想不想像女主角一样,让別的男人幹」。

    小茹以为我要角色扮演便说 : 「你想让我给別的男人幹呀,你好坏」。

    我一边抚摸着小茹一边说 :「让別人的大鸡巴插好不好,我喜欢看你被別人的鸡巴插,插的浪叫,还要在肉穴里射的满满的…」。

    小茹说 :「真的想要我被別人插呀」。

    我一边搓着小茹的下体说 :「宝贝…你流了好多淫水…内裤都湿透了」其实我知道小茹早就背着我被插过了,只是故意不说破。

    我说 :「小茹去换衣服做好不好」。

    小茹很清楚女人的穿着是男人的助兴剂,小茹说 :「要换什么呢」。

    让小茹去穿了连身马甲,这件马甲有四条吊带扣,小茹扣了一双玻璃丝袜,外面穿着OL装,一般从外面是看不出来的,只有脱掉了外衣才知道里面穿这么骚。

    自然我就要演小茹偷情的男人,让出去外面按电铃假装小茹来我家偷情。小茹进门后就和我一阵前戏后,脱掉小茹的外衣服。

    我幹着小茹说 : 「我要操烂你的淫穴」

    「我操你的淫穴舒服,还是你男友操舒服阿」

    小茹边淫叫边说 :「啊啊…嗯啊…大鸡巴比我男友的舒服多了,嗯嗯嗯…比我男友的还粗…嗯…嗯嗯」

    「嗯…啊啊啊…啊…嗯…男友的也沒有你这么会插,插这么久还这么硬」

    「嗯…嗯…啊嗯嗯嗯嗯……我要给你当老婆,啊…嗯啊…什么时候想插,随时都可以来插我的淫穴」

    「啪啪啪啪……」抽插着小茹。

    听着这些偷人的话,在小茹体内的鸡巴硬到不行,我说 : 「老婆的骚穴好紧,奶子又大,夹的我鸡巴好舒服,我每天都来操老婆好不好」。

    「啊啊…嗯啊…老公好坏…啊」小茹淫叫着。

    「我在找別人来插老婆好不好」我暗示小茹。

    「嗯嗯…好…嗯嗯嗯嗯……好…找更多人…啊…来操我…嗯嗯嗯…我…」小茹努力的挤出话来。

    「啊啊…哦…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小茹似乎已经进入忘我。

    「啊嗯嗯嗯嗯…啊…好爽…好喜欢老公的大鸡巴…」

    「用力…嗯…嗯嗯嗯嗯嗯……」

    「我受不了…啊啊啊……要来了…啊……」小茹似乎要到了。

    我感到暖流包着龟头,好舒畅,一连抽插了百十下。

    「啊啊啊啊啊啊………」小茹长叫一声的高潮了,一股磙烫的液体从阴道深处冲向龟头,烫的我精门一松,喷射在小茹的阴道。

    片刻后...趴在我胸上的小茹说:「亲爱的……你有去过店里对吧」。

    我说:「嗯.....就是上次应酬晚上去的」。

    「妳怎么知道的」。

    小茹说:「因为那天, 我有看到你趴在床上」。

    「那天离开时也有看到你」原来小茹当时是故意勾着阿弘。

    「为什么要骗我说要去应酬,却跑来店里 ?」其实小茹是恶人先告状, 让我觉得有罪恶感来掩盖他跟老闆的关系。

    我说:「…因为想看看妳在店里过的怎么样」。

    小茹生气的说:「就上班啊,不然还要怎样」。

    我:「…………只有上班吗」也有点生气了。

    小茹眼红了,泪水在眼眶打转,一阵哽嚥的说「亲爱的可以说清楚吗…」。

    方才还在激情,突然变成这种气氛不知该如何是好,思考了一下于是决定跟小茹坦白。跟小茹说我喜欢妳,我喜欢妳跟別人的男人暧昧、我喜欢妳摸別的男人、我喜欢妳被別的男人幹,一想到妳下面被別的男人插,我就很兴奋。

    小茹眼泪流下,笑了出来,眼睛哭边嘴巴笑着。小茹说那天跟我同事阿弘做爱,是因为我不相信他,所以才跟阿弘做爱来刺激我。她事后还有去问心怡,心怡告诉小茹帮我打了出来,回来后我都沒提起这见事,是不是默许着她这样做。

    今天看这部A片,好像是我特別挑的,在我扮演偷情的男人时,她说着那些淫乱的话,却感觉到插在体内的大鸡巴越来越粗,越来越硬。做完之后把那晚的事情说出来,是想要知道我到底是怎么想的。

    现在,我们互相都知道我喜欢她去偷情、去跟別人搞暧昧,小茹也知道我喜欢她这么做,和我做爱的时候淫水就流的特別多,其实小茹也喜欢跟別人搞暧昧,深爱偷吃的刺激感,而且瞭解我都知道她和別人做爱,却装傻。这样使我们更爱对方,在性爱的时候更激烈、更盡兴。

    片刻后…小茹说要同意她继续上班,最多只会帮客人做0.3S。女人比男人矜持,有些事情心里又不敢说,我知道小茹只是在骗我的,私底下绝对会超过这条界缐。

    我问小茹:「那…晚上可以跟我玩足交吗…」。

    小茹:「就想死你…让你看的到吃不到」。

    10.女友小茹与老闆

    自从那次和小茹坦言我的想法之后,她知道我喜欢吃醋。上班最多只帮客人排毒,让我活在幻想之下更具有冲击性。那天开始因为工作的关系,我被分配到厂商驻点。那里的工作型态很自由,有on call 才须要进去做紧急处置。所以平常我都在家里休息,小茹说,「中餐她们都要自己打理,中午休息又不可以走太远,附近的店家都吃腻了,希望我帮她买过去。」所以我送常常送午餐去给她吃,当然也包含她的好姐妹(心怡),送着送着也和心怡非常的熟识。

    这天我送午餐到护肤店里,柜台知道我是小茹的男友,所以我可以直接走去休息室。进去只看到了心怡,我问她,「心怡──小茹呢」把午餐放在桌上。

    心怡回答我:「心怡呀,他跟竹哥出去了,好像说要去买东西。」坐在化妆桌前补妆。

    她走过来翻午餐袋子说:「今天买了什么,我看看。」拿起来打开餐盒,是牛腩饭。接着说:「今天吃这么好啊!」开始吃着饭。

    我便坐在沙发上等小茹,反正也沒什么事情,在家闲得发慌。心怡看我沒走,过了片刻……,心怡突然问我:「阿仁……你要不要先回去……小茹应该沒这么早回来。」断断续续的说着,接着又说:「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这种吊人胃口的话,比沒说还让人想知道,我问她:「沒关系…有什么事情就跟我说。」不在乎的样子。

    心怡看我不在乎便说道:「妳知道小茹中午常常和我们老闆出去吗」

    我回答:「嗯!大概知道,小茹有时候会跟我说。」

    心怡问我:「那你都不会觉得……你…不会乱想吗」

    我回答:「要乱想什么,如果要乱来,直接在店里我也不会知道……」心里就是喜欢这样。接着我又说:「工作嘛!老闆邀约难免不好意思拒绝,我工作也老闆也常常找,为了工作只好去应酬应酬啰。」

    心怡说:「你看的开就好,怎么样!下午我沒预约,你预约我吧!」

    我一脸露出苦笑……,其实心怡长的很正,瓜子脸、韩式平眉、挺直的鼻樑、嘴形漂亮凌缐分明鲜润,头顶留着髮捲烫的髮型,平衡着尖细的下巴,那齐眼的浏海更是突显出完美的五官。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可能拒绝,因为我害怕被小茹知道。小茹对于我和別的女人发声肉体关系,是不允许的。

    随后我说:「我还是先回去好了,小茹回来再请你跟她说我先走了。」出了护肤店,我想起小茹说老闆常常会中午找她去逛百货,买ㄧ些东西送她。于是我决定去碰碰运气。

    我到了百货附近,这百货位于商圈中央,人潮非常的多。我看着人来人往的,要找到她们两个其实并不容易,我直接朝着百货走,一路上都沒有见到踪影。进到了百货里面,一般来说1F都是名媛馆,大多是ㄧ些香奈儿、SHISEIDO、KOSE之类的化妆品,2F、3F大多是高档女装的,4F是卖男装的,我搭着手扶梯一楼一楼的往上移动,始终沒有任何发现。最后离开了百货,朝着车走准备要回家时,看见商店街有一男一女,女生手腕着男生,女的髮型顶像益若翼(日本名模)甜美无敌的超长捲髮,她很像我的女友。我赶紧走过去看,对沒错那就是小茹,她一手腕着老闆竹哥,另ㄧ手拉着肩上得包包」我仔细一看赫然发现那个LV包包,小茹根本沒有买过。我心里想,「小茹这个淫娃,竟然让竹哥买了这么贵的包包送她。我一个月的薪水不吃不喝也买不起LV包,小茹肯定沒有被竹哥少幹过」下体传来一阵兴奋。我继续跟着他们后面,看她们俩一路上亲亲我我,旁人看起来就是ㄧ对情侣。

    后来她们上车,我记下车牌,马上跑回车上开车跟着他们。最后看她们开进去一间豪华的Hotel,我心想,「奇怪……要做这种事,为什么不在店里,跑来这里还要花钱开房间」我随后跟进去。到了柜台,我问柜台的服务生,刚刚那个头髮又长又捲的女生开了几号房。当然服务生是不会讲的,我偷偷塞了几千块给他,最后开了它们的隔壁间。我进房间看着,防间精緻又大,里面的摆设很多,就在正中央有一个超大按摩浴缸,我心一想,「哇!这样不就可以鸳鸯浴水」接着走到了大圆床,墙左右两边都是完全贴合着镜子,擡头一看发现正上方整片都是镜子。

    这时候房间电话响,我接起来一听,是刚刚的服务生,他说看我一个人进来,需要可以帮我叫小姐。我跟服务生答应说,要本地、年轻的。

    过了一下子,小姐来了。进来之后我坐在床上,她很主动的爬上床帮我捏着肩膀按摩。隔壁突然传来一阵叫床声,「嗯──......嗯──嗯──......。」看来这间 Hotel隔音不是很好。

    我知道这是小茹的叫床声,虽然看不见,但是听着小茹的呻淫,幻想着小茹下面被竹哥幹着。我终于受不了了,马上把小姐推倒在床上,直接把裙子撩起来插进去。隔壁传来一阵一阵的淫叫声,我看了一下四周都是镜子,心想,「竹哥幹着女友,小茹不是可以看到自己被幹的样子,正牌男友叫小姐幹,让女友被別人幹。」让我越来越兴奋了,快速的抽差起来,最后内射在小姐的身体里面。小姐要走的时候还跟我说:「你好勇勐,下次再找我」笑呵呵的。

    晚上我回到家,正好洗完澡出来,我看到小茹刚进门:「下班啦!」闻道一阵浓浓的烟味。小茹说:「是呀!亲爱的有沒有想我呀∼。」

    我回应小茹:「当然想啊,妳身上菸味好重。」我是不抽菸的人,也不喜欢菸味,但是我就是喜欢小茹身上沾着別的男人的菸味,被別的男人幹过,不用清洁就直接跟小茹做爱。

    我抱着满身菸味的小茹,亲了她几下。小茹也热情的回应我,舌头塞进我嘴里和我舌头互相搅弄。我感到一股浓浓的菸味传到我嘴里,但是这是小茹嘴里的味道,毫不犹豫的接受。我拉下小茹的丝袜和内裤,帮她把一只脚脱掉,让小茹转过去趴着门,我龟头顶在她的蜜穴口前,发现蜜口早就溼答答的,我便顺着淫水撸着,淫水越来越多,撸着撸着就滑进去了。

    小茹叫了一声:「嗯──」。

    我问小茹:「喜欢大肉棒吗」。

    小茹回应:「喜欢……怎么……不快点动呀──,人家想要了」。

    我开始前后抽动,一边抽差,双手伸到前面拨弄小茹的乳头,小茹舒服的叫着:「喔──好舒服──嗯─嗯啊──啊──。」

    我下体不停的抽揷,问小茹:「下午去哪里的快说。」

    小茹回应:「沒……沒…沒有呀…出去买个东西。」

    我说道:「不老实交待,我不插啰」故意放慢速度。

    小茹着急的说:「我要……不要停……。」以为我要停了。

    我说道:「那妳快说,和老闆去哪了」缓慢的抽差。

    小茹:「我…我和老闆出去……。」小茹每讲一字一句,我就大力幹一下,给她一些甜头,让小茹认为说我就会认真幹她。

    小茹边伸淫边说:「和他…去…嗯──开……嗯-嗯-嗯-房间…他…啊──。」

    我说:「喜欢看着自己被大肉棒幹着吗──」加快了抽差。

    小茹喘着说:「唿哧-啊-─喜…喜欢…唿哧-啊-啊──我喜欢看着…被幹,唿哧──」小茹气喘连连,已经快要高潮了。

    我龟头传来一阵酸麻,快忍不住要射出来了。加快的大力抽差,每射一下往前顶着子宫颈,让精液射在子宫里。

    小茹跟着我顶的动作喊叫「啊──啊──啊──啊──啊──」」顶的同时也高潮了。

    事后小茹知道我当时有跟去,但是沒有问我只是单纯的待在房间吗。小茹可以和很多人有肉体关系,所以对于我的行为,她说,「不知道的、同意的可以接受。我乱来不可以让她知道,否则后果会很严重。」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