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流浪汉的胁迫 第七章

    发布时间:2021-12-11 00:08:34   


    一个戴眼镜的男生又在走廊上忐忑不安地走来走去。

    潘佳拿着手机,联系人上面显示着「依婷」两个字。

    「该不该向依婷表白呢?」「不知道依婷对我的看法是怎样呢?」「如果她拒绝了我怎么办」「应该不会吧,这段日子相处都挺好呢」……潘佳不断在走廊上走来走去,不敢按下拨号键。

    回到阿坚的宿舍。

    阿坚已经解开了绑着依婷双手的绳子,把她衣服完全脱了下来。依婷现在全身一丝不挂,双手揽在阿坚的肩膀上,B杯的完美双峰贴在阿坚的胸膛上,雪白而修长的双腿同样交叉地围住了阿坚的腰部,阴道还紧紧地包住了阿坚的大鸡巴。

    这当然是阿坚设计的动作。

    阿坚刚刚达到了第4次高潮,一次没有子弹的高潮。他把依婷的手机拿过来,保存好视频后,又打开了相机模式。

    阿坚用嘴唇吸住了依婷的嘴巴,右手把相机拉开对着自己拍了一张。照片拍到的是一个女人的双手揽在男人的肩膀上,双乳贴在男人的胸膛上看不见乳头,嘴唇正和男人的嘴唇吻在了一起,看上去就像一对情侣的激情热吻。阿坚最喜欢拍这种看上去女人自愿陶醉于性爱的照片,他喜欢看见女人对自己的臣服。但也只是仅仅是他幻想而已,因为依婷的药效还没散去,无法作出反抗。

    阿坚又换了几个动作,拍了几张战后合照。

    合照拍到的动作和角度,看上去都是依婷作为主动的,照片里的依婷就像一个淫荡的女人。

    「婷婷,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知道吗?」「你做梦……!」「你如果不服从的话,我就把这段视频发出去让所有人都看见你被强奸的样子!」「哼!你以为你不用坐牢吗!最好你就发出去,让派出所的人马上带走你!」依婷躺在床上愤力反驳道。

    「你……!」阿坚哑口无言。他想不到一直用来威胁静敏的方法,在这个女人身上竟然毫无作用,而且还被作为犯罪证据反威胁了。

    「哼,臭婊子你提醒我了呢。」阿坚被依婷这样威胁,突然发现自己以前都没有对毁灭犯罪证据进行重视呢。

    阿坚抱起了依婷,走进了洗手间。阿坚用水把依婷冲了一遍,然后又用沐浴露把依婷全身都洗了干净,还把存留在依婷阴道的精液全部挖了出来,把依婷阴道内壁也用手指通了干净。

    阿坚把依婷抱回到床上,把视频和照片上传到自己邮箱,然后把手机里的那段视频照片,还有浏览记录都当着依婷的面全部删除掉了。

    「哼,现在你无凭无据,看你怎么抓我!」阿坚理直气壮地说道。

    依婷多想站起来阻止阿坚消灭证据,无奈药效未退,只能眼睁睁看着证据消失。

    这时依婷的电话响了起来,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潘佳」。

    「不要接……」依婷对阿坚说道。

    阿坚看到了依婷看见来电信息的紧张表情,说道:「哼,这么紧张,这人难道是你的相好?」说完阿坚按下了接听键。

    「喂?」阿坚说道。

    那边潘佳听到是一个男人接电话,感到有点奇怪。

    「请……请问依婷在吗?」「她在睡觉呢,你是谁?」「额…我是她朋友,请问你是……?」「我是她男朋友,你找她什么事?」阿坚说道。

    潘佳听到这句话,感觉心一下子裂开了。

    「哦……没事,谢谢你。」潘佳把电话挂掉,木木地站在了原地。刚刚快速跳动的心脏,现在彷佛一瞬间停了下来。

    「我是她男朋友」「我是她男朋友……」这句话不断在潘佳脑海中徘徊,把潘佳原本兴奋的心情一下拉到谷底。原本终于鼓起勇气要向依婷表白,现在竟然传来这个噩耗,依婷说的还有点事情叫自己先回家,原来就是去男朋友那里睡觉。

    潘佳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呆呆的站在原地,狂风吹打着他的脸孔与身体,他完全感受不到。

    回到阿坚的宿舍。

    依婷眼睁睁地看着阿坚对潘佳说出了这样的话,泪水竟然流了出来,看着一个猥琐的垃圾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称作是自己的男友,自己却反驳不了,委屈感使她流下了眼泪。

    「哼,这就哭了么,看来你很在乎这小伙子呢,让我看看你和这小伙子的关系!」说着拿依婷的手机玩弄了起来。

    「不……」依婷感到很无助,这人侵犯了自己的肉体,现在还要侵犯自己的隐私。

    她多希望这个没文化的保安不会操作智能手机,但是她的担心只是徒劳的,阿坚在和润东聊天的时候,润东已经教会了他现在流行的年轻人通信的软件,比如qq,微信,微博等。

    阿坚打开了依婷的qq,由于依婷手机的登陆设置了自动登陆,阿坚不需要密码一下就登了上去。

    「大学同学……潘佳!找到了!」阿坚立刻打开了聊天记录。

    依婷听到阿坚已经登上了自己的qq,已经绝望了,她只想马上站起来,向潘佳解释清楚。

    「聊天记录一个星期内就有一百多页呢,看来你和这小子关系不同寻常呢」依婷已经没有心情和力气和他纠结,她闭上了眼睛,静静的躺在了床上。

    阿坚看了下依婷和潘佳的聊天记录,都是聊一些很生活的话题,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他感到有点失望,原本还想从聊天记录中找到一些什么把柄来威胁依婷呢。

    阿坚拿起了依婷来的时候带过来的一张表格。

    「志愿服务评分表」上面写着。

    「哦?这是给你的服务评分的表格呢。」阿坚说道。

    阿坚看见上面很多行都填满了,都是敬老院的老人填的。

    「哈哈,你今天服务我服务得很不错,我给你个好评!」说着在评分表上写上了「10分」,还加上了一行评语「婷婷今天服务得我很舒服,希望以后多点来!」「哈哈!婷婷,我给了你这么个好评,你要怎么感谢我呢?」阿坚把评分表递到了依婷的眼前。

    依婷没有说话,她看了一眼评语,转头闭上了眼睛。这人羞辱完自己的身体,还要羞辱自己做好事的荣誉,她感到非常厌恶。

    「喂喂喂,潘佳,你站在这里做什么?」潘佳的室友小福走了出来。

    「喂!你耳朵聋了么?」小福又大声喊了一声。

    「额……没事。」潘佳从沉思中反应了过来。

    「怎么了?和你那个赵会长吵架了?」「没有……我先去睡午觉了」哼,这小子,看来失恋了。小福心想。

    依婷怎么还没回来?在宿舍等依婷吃饭的静敏心想。「还是打个电话给她问一下吧,免得她在外面吃了,我却在等她。」依婷拿起手机拨通了依婷的号码。

    这时依婷已经因为过度疲劳和药物的作用,在阿坚床上睡着了。阿坚正坐在太师椅上悠闲地看着报纸。依婷的手机再次响起,打破了阿坚宿舍的宁静。

    「静敏」手机上显示。

    「哟,是敏敏呢」阿坚感叹到。

    「喂,依婷。」「敏敏,是我呢」电话的另一头,静敏惊讶得睁大了眼睛,她万万没想到,依婷的电话里竟然传来那个可恶的人的声音。

    「你……!为什么是你!依婷呢!」静敏对着大喊道。

    「噢,你说婷婷啊,她刚刚进来说要为我志愿服务呢,现在服务完,就在床上睡着了,呵呵。」「你……你对她做了什么!」「她要做志愿服务,我当然是配合她呢,呵呵。话说你这么大声跟老公说话可不行啊,呵呵。」「你……!依婷现在在哪里!」「刚不是说了吗,在我床上呢」静敏挂掉了电话,立刻往阿坚的宿舍赶过去。

    「脾气真不好呢」阿坚感叹。

    与此同时,一个高高大大的男生找到了阿坚以前的住处。

    应该就是这里了。润东心想。

    「诶,你好,我想问一下,这个车房是有一个流浪汉在住吗?」润东问了隔壁刚好来拿车的一个年轻小伙。

    「是啊,那人好怪的,不喜欢说话的,又不肯工作,天天捡垃圾去卖。」「哦,这样啊,他一般什么时候回来的呢?」「他前一阵子已经搬走了啊」「啊?不是吧,那你知道他搬去哪了么?」「我怎么知道啊,他这些人到处为家,死了都没人知道啦。」「哦,谢谢你」吗的,来迟一步。润东心想。

    距离那件事情已经半个月了,润东还没有找出那个流浪汉的线索,他想放弃了。

    那小伙说得对,这些人死了都不会有人关心呢,说不定已经离开这个城市了,加上静敏都让我不要追究了,不如就这样算了吧。润东想。

    静敏来到了阿坚宿舍的门口,迅速地敲起了门。

    「哎呀,敏敏是你啊」阿坚打开了门,看见静敏站在了门外。

    静敏顾不了阿坚说什么,立刻冲进了宿舍里。

    静敏来到阿坚的床前,看见披头散发,全身赤裸的依婷平躺在上面!

    「啪!」静敏转过身来打了阿坚一个耳光。

    「你这个混蛋!」静敏大喊道。

    阿坚马上抓住静敏的双手按在墙上,说到:「臭婊子,敢打我!我告诉你,要不是我把子弹全用在你姐妹身上,老子现在就把你草了!」静敏狠狠地盯着阿坚,但眼泪却委屈地流了出来,这个可恶的人现在连自己的朋友也不放过,自己却什么都做不到,在阿坚面前,自己显得多么的弱小。

    「哼,想不到你也有这种眼神呢,怎么样,恨我吗?」阿坚望着静敏和依婷一样的眼神,竟然感到了一丝恐惧。

    静敏没有说话,依然狠狠地盯着阿坚,眼泪不断夺眶而出。

    「哼,带上你的好朋友给我滚!」阿坚特意喊得很大声,仿佛在掩盖心中的恐惧。说着就把静敏推到了床边。

    「依婷……」静敏一边喊着依婷的名字,一边为她穿上衣服。

    穿好衣服后,静敏背起了依婷,走出阿坚的宿舍。

    「不要报警哦,不然你知道有什么后果的。不止你的,现在依婷的艳照都在我手上呢!」阿坚说道。

    静敏没有回答,背着依婷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阿坚看到她们的眼神,开始有点担心,这次真的玩大了呢,他心想。

    回到宿舍,静敏把依婷平放在床上,用一条热毛巾为依婷擦拭面部与额头。

    看见依婷的样子,又不禁哭了出来。

    依婷朦胧间发现好像有人在温柔地为自己敷面,她微微地睁开了眼睛。

    「静敏!」依婷一下坐了起来,抱住了静敏。依婷感觉自己的四肢回复了力气,紧紧地抱住了静敏。

    「呜呜~ 」看见静敏,依婷放声大哭了出来。

    「没事了,依婷」静敏也紧紧抱住了依婷,不断梳扫着依婷的背脊。

    「呜呜…」依婷找到了依靠,哭不成声。

    和依婷认识了三年,一直坚强自信的她竟然哭成这样,静敏还是第一次见到。

    感受到依婷的委屈,静敏也哭了出来,两人紧紧地抱在了一起痛哭。

    她们虽然没有语言上的交流,但仿佛都互相知道了对方的事情,了解了对方的心情,像一对同是天涯沦落人。好像好朋友之间都不需要语言。

    「静敏……为什么……」依婷停下了哭泣,望着静敏说道。

    「我打电话给你,才知道你在他那里,立刻去把你带回来。」静敏知道依婷想问什么,直接回答了她。

    「我……」「不用说,我明白。我和你一样,都被他……」说到这里,静敏停了下来,低下头捂住嘴巴又哭了起来。

    依婷一切都明白了,为什么这段时间静敏情绪的变化,为什么洗澡时间变长,为什么看到新来的保安会如此的惊恐,她都明白了。

    「辛苦你了,静敏。」依婷又抱住了静敏,这次,反过来轮到她安慰静敏了。

    两人又抱在一起哭了起来。

    ……两人哭了几分钟,心情暂时平复了下来。

    静敏走到自己的桌子上,从包里拿出了一颗药丸。

    「来,吃掉它。」「这是?」依婷问道。

    「事后避孕药。我每次……哦不,我上次就是吃这个」「哦」静敏没有告诉依婷自己被阿坚持续威胁的事情,虽然是好朋友,但她还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如果阿坚下次再来骚扰,我绝对会拒绝。她心想。

    「对不起……依婷……如果我早点告诉你的话,也许你这次就不会……」「别这样……我理解的……发生这样的事情,任何一个女孩子都不愿意让人知道。」「你有想过报警么?」静敏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很乱……我们总不能白被他侵犯……但是要抓拿他的话……有可能我的裸照会被公开……再说现在也没有证据……我不知道……我很烦……」依婷捂住了额头,不止如何是好。

    「那先休息一下吧,心情平复了再决定,别弄坏了身子。」「恩……好吧。」依婷在浴室里,把衣服裤子全脱了下来。B罩杯的双乳一点也不显得细小,鼓鼓地挂在了胸前。依婷望着右乳上不肯散去的吻痕,清楚体会到了静敏的感受,虽然身体上没有一点污垢,但她却觉得自己的身体很脏,洗十次都洗不干净的肮脏。

    依婷把水从头顶淋了下来,想以这样的方式清醒一下。清水淋湿了她散开的黑色长发,顺着流到了她的肩上,流到胸前。清水绕过她挺拔的乳房,从乳沟和乳侧流过,经过细腰流到了那片稀疏的阴毛,顺着雪白而修长,并且没有一点瑕疵的双腿流到了地上。

    剔透的水珠盖满了依婷的全身,原本就已经吹弹可破的肌肤,在水珠的点缀下显得更加水润,任何人看见都会不禁口渴起来。

    依婷把上身打侧,黑色的长发垂了下来,依婷挤了点洗发水,把长发洗得亮滑。她没有把头发捆起来,湿湿的长发披散在了依婷的胸部和背后。她把头发全部拨去后面,就开始了洗浴。

    依婷挤了一滩沐浴露,涂在了自己的胸前,然后抹散着自己的上半身。她的双手快速地擦拭着自己布满沐浴露的上身,来发泄对自己身体「肮脏」的不满。

    就是由于她如此用力的擦拭,沐浴露化成了白色的泡沫,盖满了依婷上半身,粉色的乳头在泡沫下若隐若现。

    依婷又挤了一滩沐浴露,平均地抹在大腿和小腿上。依婷蹲了下来,原本闭合的阴门露出了一条裂缝,她用带着沐浴露的右手清洗着阴唇和菊花,虽然平时也是这样洗,但今天她却感到非常的羞耻。依婷想起了阿坚丑陋的鸡巴曾在里面抽插,感到非常恶心,她把手上的沐浴露冲干净,把中指伸进了阴道清洗。

    依婷的中指在阴道内壁摩擦着,她感觉破处的疼痛感已经消除了很多,渐渐地,她有了一点奇怪的感觉。虽然自己感觉阴道已经清洗干净了,但是她却不想停下来,一种奇怪的感觉驱使着她的手指继续不停地进进出出。

    「为什么……好奇怪……」依婷觉得自己的下体很热,但却很舒服,她从未试过这种感觉。她不自觉的加快了手指的速度。

    「啊……」依婷不禁叫了出来,她双腿跪了下来,左手手掌撑在浴室地面上,右手依然在下体快速地抽插着。

    难道这就是性爱的感觉?依婷心想。但她马上又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了,强烈的快感使她再次趴在地上,左手的支撑点由手掌变成了手腕。

    强烈的快感让依婷下体抽搐了一下,她不知道继续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情,但她没有停下来,而且加快了手指的速度。

    「啊……!」随着一声小叫声,依婷忍不住泄了出来,淫水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

    依婷把手指拔了出来,坐在地上深呼吸着。这……就是性高潮?依婷心想。

    泄出来的感觉有点像小便,却比小便舒服一百倍……不!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不能这么淫荡……依婷把身上的泡沫冲干净,结束了这次洗浴。

    依婷打了个电话给潘佳,想向他解释,但无奈确是关机。潘佳这孩子从小就是这样,不开心就一个人躲在被窝里睡觉,睡完一觉烦恼就退散。但这次,潘佳的伤心程度他自己清楚,他知道醒来也不能当没事,因为这次是失恋,而且是初恋的失恋。

    第二天。

    潘佳的手机响起了,是依婷。

    潘佳看见这个名字,感觉心里又开始滴泪。他犹豫了很久,电话还在响,同时也说明了依婷的耐性。他终于接听了电话。

    「喂?潘佳?」「赵……赵会长」依婷听到潘佳对自己的称呼变回了赵会长,感到有些失落。

    「昨天你是不是打给我了?」「额……是的……是你男朋友接的电话。」「潘佳,你误会了,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恶作剧而已,我没有男朋友。」潘佳听到这句话,感觉世界又明亮了起来,「真……真的吗!」潘佳激动地问道。

    「真的,我骗你干嘛?你怎么这么激动?」依婷当然知道潘佳为什么激动,她知道潘佳喜欢她,而她自己也喜欢潘佳,只是作为女孩子一直在等潘佳开口,而潘佳这个傻孩子又一直因为自卑而不敢表白。

    「额……没什么」「怎么又叫回我赵会长了?」「没有啊,依婷,你听错了吧?」「……」潘佳一天之内经历了这样的情绪大起大落,他觉得自己已经明白了世事无常的道理,以后有什么事情自己都能随心应对呢。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