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流浪汉的胁迫 第八章

    发布时间:2021-12-11 00:08:37   


    「依婷,早点睡觉吧,别弄坏了身子。」静敏说道。她只能这样安慰着,她也经历过同样的事情,也明白那种感受。

    「恩。」依婷坐在床上回答道。

    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实在是睡不着。依婷双腿卷缩在胸前,双手抱着膝盖。她低头望着自己的身体,望到哪个部位,就想起阿坚舔自己的样子。她觉得很恶心,双手抱得更紧了,眼泪又不自觉流了出来。

    静敏睡在依婷的上铺,她听到依婷吸鼻子哭泣的声音,爬了下来。

    静敏看见依婷的额头靠在膝盖上面,把脸埋在了膝盖和胸部中间哭泣。她爬到了依婷隔壁,用手抚在依婷的背上。

    那时候有润东作自己的依靠,而现在,依婷的依靠只有自己,自己一定要给依婷一个可靠的肩膀。

    虽然静敏没有说话,但依婷深深感受到她的安慰,心里踏实了一点。依婷心想,如果静敏是男人,自己一定会爱上她。

    第二天早上。

    依婷朦胧地睁开了眼睛。她感到了失落。她痛恨自己会醒过来,要是一觉睡下去永远都不醒来,那该多好。但是没办法,生活仍需继续。

    以往有什么烦恼,一觉醒来后心情总会得到放松,但这次不行,这次的打击,对依婷来说简直和以前的烦恼不是一个档次的,她痛恨自己的自信,自信到一个人走进陌生男人的宿舍,也痛恨那个可恶的男人。

    她很想报警将那个男人绳之于法,但一想到自己的裸照在他手上,就感到不知如何是好,虽然口头说不怕阿坚发出去,但也只是一时之气说出的话,作为一个女生,心里面还是非常顾忌这方面的事情。「没有证据」似乎只是一个因为害怕而不报警的借口。

    「喂,润东?……不去啦,今天我要陪依婷。……恩拜拜。」静敏说完挂掉了电话。

    「去吧,不用管我的,我不会做傻事的。」依婷说道。

    「你醒啦?来,我买了早餐。」「……」「不是怕你做傻事,而是我自己也经历过,我想有个懂自己的人陪在自己身边。」「谢谢你。」「你那个潘佳,虽然我只见过他几次,但他那害羞的性格,肯定是不懂女孩子心的男生啦,更别说让他安慰你了。再说你也肯定不会跟他说这件事吧?」「当然的……就算让全世界知道我也不想让他知道。」阿坚坐在了保安亭里。今天是星期天,校园一片宁静,平时出出入入的美女也少了很多。不过就算有美女走在面前,恐怕阿坚也没心情看一眼。

    阿坚在回想昨天的事情,回想那两个女生的反抗,感到有点害怕,万一真的报了警,自己可真是会坐牢的,虽说自己无牵无挂,但他刚刚才找到了生存的目标(为了做爱),他不想坐牢。

    他有点后悔,早知道就不上依婷了,长期威胁静敏就好了,他想。现在搞得自己连静敏也不敢再威胁了。

    不知道第一次发给静敏的那封邮件她删除了没有?如果她用那封邮件作为证据的话……阿坚越想越后悔。

    但他不知道,就算给他时光倒流到昨天,他还是会强奸依婷,他就是这样的人,不管后果,爽了再算。

    这样阿坚担惊受怕地过了一个星期。

    这一个星期内,阿坚都没有联系静敏,静敏感觉有点奇怪,自己经过校门的时候,阿坚也不敢对她淫笑了。难道经过上次的事,他知难而退了?想到这里静敏觉得很安心,也许他已经放过自己了呢。

    依婷这个星期里就像静敏那时候一样,情绪一直处于低落,脸上的肌肉也笑不起来。潘佳期间也有找她,但她只能敷衍回应,不是潘佳在她心中的地位下降,而是她不知道怎么面对潘佳,这个难言之隐使自己低落得不想和任何人说话,又不能告诉他实情,依婷感觉很辛苦。

    而正因为这个星期都没什么动静,这使阿坚感到有点安心,还好她们没报警。

    但是,一个星期没有发泄的他,感到饥渴难耐,天气炎热性欲也自然高涨,阿坚看见路过的美女,鸡巴都会硬起来,现在阿坚看见女人就像饿狼看见肥肉,恨不得立马抓过来大干一番。

    现在只是一个星期没有做爱,就已经如此难受,他不知道以前自己到底是怎么过来的。他实在是忍不住了,给静敏打了个电话。

    静敏看见这个熟悉而可恶的来电显示,心里抖了一下。虽然这个来电次数不多,但她一辈子都记得这个号码。静敏深呼吸了一口,接听了电话。

    「敏敏。」「你又想怎么样!」「我很想你。今晚……」未等阿坚说完,静敏直接挂掉了电话。

    静敏把手机双手按在胸前,深呼了一口气,仿佛做了一个什么沉重的决定。

    的确,挂掉阿坚的电话十分需要勇气,说不定得罪阿坚他就会把自己的裸照公之于世。但她还是作出了这个决定,她不能再听任阿坚的摆布。

    另一方面阿坚这边。

    「吗的!敢挂老子电话了!」阿坚愤怒地说道。

    阿坚非常愤怒,他脑海里真的闪过了曝光静敏裸照的念头,但一下子又退缩了。静敏如此坚决的态度,如果曝光她的照片,自己真的要被抓的,阿坚心想。

    一边害怕被曝光裸照,一边害怕被报警,两边平静地互相僵持着。

    阿坚难解龟头之痒,他在浴室里脱了裤子,幻想着自己平躺在床上,然后静敏和依婷两个美女脱光衣服同时为他服务,左手不自觉地打起了飞机。

    在脑海中,静敏双手抓着自己的酥胸为他进行波推,那两只雪白柔软的乳房推到他的脸上,把他挤得喘不过气来,一想到静敏那阵骚入骨子的体香,阿坚就受不了,加快了撸管的手速。

    舔完静敏的酥胸,依婷又主动走到自己面前,蹲在自己的脸上,把那粉嫩的阴唇贴到自己的嘴唇,然后自己嗅着依婷耻辱的味道,舔着依婷耻辱的部位,同时静敏用那对柔软的奶子在自己的鸡巴上上下挤动,还用口水进行湿润。

    想到这里,阿坚忍不住射了出来,射得一墙都是。

    我一定要将幻想变为现实!阿坚心想。

    阿坚用纸巾抹了抹鸡巴上的精液,穿上裤子。他还是不愿意洗澡,他已经很多天没洗了,但他懒得就像一堆烂泥,有时间宁愿坐着看电视上的无聊节目,也不愿意清理一下自己和自己的地方。

    阿坚撸了一发,暂时泄了一下心头怒火,但他一想到那两个美女,鸡巴又高高举起,貌似他的老二比他更想念静敏和依婷。

    「喂,你们两个最近几天形影不离啊!是不是有事情瞒着姐妹们啦?」晓清对静敏和依婷说道。

    「她们绝对是搞百合了,恩,一定是这样。」家洁点头表示肯定自己的观点。

    「家洁,你绝对是腐文看多了,恩,一定是这样。」静敏反击道。

    「对了家洁,你懂法律,你知道强奸罪怎么处罚吗?」依婷问道。

    「唔……普通的话三年到十年吧,情节严重或者强奸多人的话,还会判十年以上或者无期或者死刑呢,看严重程度了。你问这个做什么呢?」家洁回答道。

    「额……没什么,迟些学生会要搞个法律专坛。」依婷随便编个理由蒙混过去。

    才十年么。依婷心想。

    静敏看穿了依婷在想什么,静敏有点担心依婷会报警。不是说不想将阿坚这个坏蛋绳之于法,但是一旦阿坚狗急跳墙,把自己的裸照公布出来,自己以后真的不用见人了,估计润东也接受不了自己的女友被强奸的裸照被大众看光。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星期。

    阿坚躺在了床上,辗转反侧。阿坚的老二又举得高高,把阿坚的裤子撑起了一个小帐篷。两个星期没做爱的阿坚,就像毒瘾来了,全身痕痒难止。上个星期撸的一炮,根本不足以发泄阿坚的欲火,对于静敏和依婷,要不是子弹有限阿坚恨不得给她们每人打十炮。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简直彻夜难眠,阿坚决定转移视线。明天就是阿坚发工资的日子,阿坚做了一个月多几天了,上头每个月这一天就发上个月的工资。明天就有1200到手呢,阿坚心想。

    一向靠捡破烂维生的阿坚从来没有属于自己的这么大一笔钱,而且学校是包吃住的呢,1200是纯拿的,自己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有了这1200,我就有钱和静敏开房,还有买性爱用品了,哈哈。

    吗的!说好转移话题的,怎么说着又到做爱那里去了!阿坚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这也怪不得阿坚,毕竟他生存的意义就是做爱,其他事情他都不感兴趣。

    阿坚在床上挣扎了一轮,终于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

    阿坚到财务领了工资,他按照原先的约定,还给了强哥200块,还去买了一台手机,买了一台500块钱的国产手机,里面包含了卡和100话费。对于阿坚来说,手机的性能不重要,能照相就行。

    阿坚决定孤注一掷,用裸照威胁一下依婷,他实在想不到任何办法了,他不要每晚彻夜难眠,大不了一拍两散!吗的!

    阿坚用自己的新手机上网下载了那时候上传的依婷和自己的几张激情照,看上去都是依婷作为主动方的,这样自然成为不了强奸证据。阿坚都为自己的机智感到骄傲。

    同时,潘佳在那边向小福请教着表白的方法。

    「我告诉你,无论什么样的女生,都喜欢花的,你买束花就对了,虽然桥段老土了点,但能成功就好。当然,如果你不够钱买一束,那一支也可以。」小福说道。

    「哦」潘佳似懂非懂地回答道。

    阿坚加了依婷的qq,身份验证写上了「赵会长你好」,这样依婷肯定会加自己,他想。

    果然,马上通过了依婷的验证,那边依婷也正在用手机在上网。

    「你是?」依婷发来一条信息。

    阿坚看到有了回应,点击了添加图片,选中了那3张图片。阿坚深呼吸了一口,心里默念「成败得失就这次了,保佑我」,然后点击了「发送」,后面又加了一句「如果这些图片给潘佳,甚至更多人看见的话,会怎样呢?」依婷看见图片读取完的那一刻,瞬间吃了一惊!照片里的裸女就是自己!但平时冷静的她没有喊出来,只是立马关上了手机屏幕,以免隔壁的静敏和晓清看到。

    依婷带着手机走进了宿舍的洗手间,重新打开手机看看什么回事。

    手机上是显示三张图片,依婷逐张打开来看。

    第一张,是依婷躺在床上,双腿立起打开成M字型,粉嫩的阴门一览无余,双手手指还放在阴唇两侧,看上去就像一个欲女求人干的姿势。

    第二张,就是坐在阿坚的腿上,双腿交叉围着阿坚的腰部,双手揽着阿坚的肩膀,下面的小嘴吸住阿坚的鸡巴,上面的小嘴正和阿坚激吻着,看上去就像一对情侣在激情拥吻。

    第三张,是躺在床上,双脚举起正被阿坚抽插的姿势,双手的手掌被阿坚摆成了V字型的胜利手势,举在了头部的两边。

    何等的耻辱!依婷一下就认出了这些动作,全是阿坚在自己无法动弹的时候强迫自己摆的姿势!

    依婷看到图片下面还有一句「如果这些图片给潘佳,甚至更多人看见的话,会怎样呢?」依婷捂住了嘴巴,她不敢相信,最害怕发生的事情发生了。平时做决定都很果断的她,现在真的不知如何是好,虽说最初一心要报警,但是现在想来,用自己的一生,去换他十年徒刑,究竟是否值得?这些图片如果传播出去,那以后怎么见人?现在网络传播速度这么广快,无论去到哪里,只要是国内,都有人能把自己认出来。

    而且这些图片的主动性是自己这边,显得自己多么的淫荡,给潘佳看到的话……依婷不敢再想下去,她想看看阿坚想怎么样再作打算。

    「你想怎样!」依婷回了一句。

    「现在出来xx酒店门口等我。」阿坚也不跟她废话,免得聊天记录也成了「证据」。

    依婷看到这行字,心凉了一截。阿坚果然要威胁自己再次受他欺辱。平时很会拒绝人的依婷,现在竟然不会拒绝阿坚,应该说,她不敢拒绝。

    依婷随便找了个借口,走了出去。她不敢告诉静敏,因为她知道静敏一定会阻止她,也害怕静敏会报警。

    阿坚先去了一趟成人用品店,因为他上次买药的时候看中了一套纯白色的蕾丝花纹透明内衣,那时候他就决意要让依婷穿上这套内衣。

    阿坚踏进了店门,老板一眼就认出了他!半个月前买药的家伙!

    「老板,上次我在这里看见一套白色透明内衣,现在怎么……」阿坚指着货架问道。

    「哦,你说蕾丝那套啊,被人买走了啊。」「啊,不是吧!」阿坚感到有点失落,难得看见合心意的东西。

    「不要紧,我推荐你一款更好的。」说着老板从抽屉底下拿出了一个箱子。

    老板打开箱子,又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盒子。他打开盒子,呈现在阿坚面前的还是一套白色蕾丝纹的内衣,只不过不是透明的。

    「老板,这不是透明的啊。」阿坚有点失望。

    「兄弟,先别着急。」说着老板拿起了胸罩悬在空中。

    阿坚看见,胸罩两块盖胸的布料,中间都有一条竖的开口。

    「这是开档款的,我想一定合你心意。」老板说着又拿起内裤。

    内裤的中间也是又一条大大的开口缝,阿坚想起了小孩子的开裆裤。

    哇塞,阿坚感到现在的设计是那么多姿多彩,这都想得出来,这样就可以穿着内衣直接干了,简直爽翻。

    整套内衣还配有一双吊腰的丝袜,还有一双长手袜,整套都是蕾丝花纹,波浪结尾,非常性感。

    阿坚简直看呆了,这套比之前那套更满意!

    「老板,我就要这套!对了,有没有黑色的?」「当然有,你要黑色吗?」「哦不不不,我先买白色,下次来再买黑色的。」阿坚想给静敏也弄一套,他觉得黑色的性感动人适合静敏,白色的清纯高贵适合依婷,可惜静敏那婊子现在竟然拒绝自己了,只能等以后再算了。

    阿坚买完衣服,走出了成人用品店。

    阿坚来到了xx酒店,依婷已经在门口等他了,依婷今天没有扎辫,长发自然垂下,穿着一套浅蓝色的休闲服,白色的休闲紧身裤,这使阿坚眼前一亮。

    真是人靠衣装啊,阿坚感叹到。依婷换了身打扮,从学生变成了一个时尚女郎。气质上不但没减少,反而增加了几分成熟。

    但是走近一看,依婷厌恶的眼神使阿坚本来美好的心情沉重了不少。依婷又讨厌地盯着他。

    「你想怎样!」依婷说道。

    「哼,叫你来酒店还想怎样!」阿坚已经豁出去了,抱着必死的精神威胁依婷。

    阿坚拿出手机打开那些图片举到依婷眼前,「你最好明白!不服从我有什么后果!」「你……!」依婷的好口才竟然无言以对,在强力的要挟底下,自己的坚强变得多么的软弱。

    阿坚把手机放进口袋,一手揽着依婷的细腰,踏进酒店门口。

    而就是这一幕,被刚刚在隔壁花店买完花走出来的潘佳看见了。

    「那……那是!为什么依婷会被保安大叔揽着走进了酒店!」潘佳瞬间惊呆了,手中刚买的一朵红玫瑰掉落在了地上,被路过的行人踩了个稀烂。

    依婷的心快要跳出来了,她感到紧张又害怕又厌恶,十分复杂的心情,自己竟然准备要和学校的门卫保安去开房做爱。她从未试过被人约束,但阿坚的要挟使她无力的被控制着,任由阿坚摆布。

    阿坚揽着依婷走进了酒店,酒店保安看到这一幕,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他认得这个大叔,之前和一个貌美性感的美女来开过两次房了,而这次却不是上次那个,而是换了一个气质非凡,清秀漂亮的美女。

    酒店保安觉得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样了,为什么会这样!他想结识这个大叔,看看到底是从哪里找到这么极品的妓女。

    阿坚和依婷开了一个房间,便走进了电梯。酒店保安立马去了监控室,要看着他们两人走进房间才心息。

    电梯里只有阿坚和依婷两人,饥渴的阿坚迫不及待就把依婷按在电梯墙上进行热吻。

    阿坚的嘴唇刚凑过去,就被依婷推开,阿坚再次抓住依婷的双手按在墙上,强行吻在了依婷的嘴唇上。强烈的口臭令依婷的头转到了一边,摆脱阿坚的臭嘴。

    但是阿坚欲望正起,他用双手捧住了依婷的下颌,面向自己强行吻了下去,依婷闭着气,强忍着这阵口臭。

    监控室里的保安,正看的热血沸腾。吗的,在电梯里就搞上了!

    电梯很快到达了4楼,他们的房间是435。阿坚停止了强吻,拖着依婷的手走出电梯。监控室里的保安觉得太快了,为何不安排他们在高点的楼层呢!自己才刚看到热血沸腾,就没得看了。

    阿坚十指紧扣地拖着依婷的手掌,依婷觉得很羞耻,因为只有情侣才会这样拖。

    他们在酒店保安的眼皮下走进了435房间。

    吗的!这就没得看了!保安感叹道。

    进到房间,阿坚照旧放下了自己的袋子和依婷的手袋,抱着依婷就是一顿狂吻。憋了两个星期的他恨不得立刻把依婷吃下去。

    阿坚把依婷推在床上,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自己和依婷都脱了个精光,两人的衣服扔得满地都是。

    「不…要……」依婷恳求着。阿坚的动作实在是太快而且粗暴,使她有点接受不了。

    「对了」阿坚想起了那套衣服。他把袋子扔给了依婷,说道:「去洗个澡,把这套衣服穿上,我专门为你挑选的哦。」依婷发现了一点喘息的机会,立刻拿起袋子走进了浴室。

    进入浴室的依婷,马上拿起花洒冲洗了起来。她洗得很慢,因为她不想这么快出去受阿坚的欺辱,在这浴室里,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可是漫漫长夜,她又能如何逃避呢。

    阿坚正躺在床上看着电视,他期待着依婷穿着那套衣服走出来的样子。

    潘佳这时候正呆呆地走回宿舍,他本来想买一朵红玫瑰向依婷表白,但是居然看到了这一幕。他以为自己看破了世尘,但是这一幕瞬间击杀了他。

    「不会的……依婷不会骗我的……不会的……一定是我认错人了……」潘佳立马拿出了电话,打给依婷作确认。

    电话声在435房间里响起了,阿坚打开了依婷的手袋,拿出了她的手机。

    「潘佳」屏幕上显示。

    「哟,又是这小伙。」阿坚感叹到。

    「喂,你好。」阿坚接听了电话。

    潘佳听到了一把熟悉的声音,但他依然不相信,他又问道:「依婷在吗!」「哦?她在洗澡呢,你找她有事吗?」阿坚说道。

    听到这句,潘佳的手机掉在了地上。

    阿坚听到「啪」的一声,电话挂断了,感觉有点奇怪。不管他了。阿坚心想。

    潘佳的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他崩溃了。

    依婷骗了自己,又和男朋友去开房了,而男朋友竟然是自己学校40岁的门卫大叔!

    潘佳完全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彻底崩溃了。

    回到酒店这边,依婷还在慢慢的洗浴,她洗了半小时。阿坚等不及了,连忙催促着她。

    依婷关掉了花洒。再洗下去恐怕皮肤都皱了,一夜那么长看来是逃避不过的了,她心想。

    依婷打开阿坚给她那个袋子,里面有一个盒子。她打开盒子,看见里面是一套白色的内衣!

    依婷用手指小心翼翼地把内衣举起来,胸罩两片都穿了一个椭圆形的大孔,还有内裤,中间也裂开一条大缝,依婷脸上呈现一个恶心的表情。

    这么羞耻的内衣,依婷宁愿赤裸也不穿。

    「快点!怎么这么久!」阿坚又催促道。

    依婷拿着这个胸罩,哭了起来。平时在宿舍里最多也让室友们见过自己穿内衣的样子,现在竟然要为一个陌生的大叔穿上这么羞耻的内衣。

    依婷站在镜子前哭了一会,把内衣穿了起来。

    刚刚穿好,迫不及待的阿坚已经冲了进来。

    「吗的!洗个澡洗那么……」阿坚看见依婷,说到一半的话停了下来。

    站在阿坚眼前的依婷,让阿坚定住了双眼,张大了嘴巴。

    依婷正以梦幻般的造型出现了在自己眼前。依婷湿湿的长发披在肩上和背后。

    那个蕾丝白色胸罩套在了依婷的胸部上,吊带只靠一个活结拉撑着,重要的是,盖在奶子上的布料只遮盖住奶子的两侧,中间的大裂缝使半只奶子都突了出来,尖尖的乳头挺在空气中。腰部上横挂着一片蕾丝波浪型薄纱,挂着四条来自丝袜的吊带。白色的蕾丝内裤同样中间裂出一条大缝,那片稀疏的黑森林和下面粉嫩的小裂口都暴露在空气中。腰上的吊带一直延伸但大腿中部,勾挂着一条蕾丝纹格的白长丝袜到脚躶,原本就雪白并且没有一处痘痕的长腿穿上丝袜显得更加无暇。双手则是互相叠在了腰间,一双白色蕾丝纹的手套长到了手臂上。

    骤眼看上去,依婷就像一个高贵的公主,害羞地站在面前。

    依婷那刚刚哭红的眼睛,添加了几分可怜,让人立刻想前去爱护。

    还有刚打开洗手间门冲出来的那阵洗浴的芬香,一下冲进了阿坚神经的最深处。梦幻的性感公主,和那阵直冲脑髓的芬香,使阿坚差点晕了过去。

    阿坚的鸡巴竖立到最高,龟头稍微有一丝液体渗出,这样的依婷,光看到都想射了。

    「婷……婷婷」兴奋让阿坚说话有点口吃。

    阿坚走进去,抓住依婷的双手把她拉了出来。

    依婷被阿坚看到自己的这个耻辱造型,眼泪又流了出来。

    阿坚把依婷坐在了床边,自己则坐在她的隔壁,右手揽着她的细腰。

    「婷婷,怎么哭了。」阿坚左手温柔地为依婷擦去了眼角的泪水。他虽然还是无比饥渴,但是看到这个哭红的公主,阿坚只想温柔地爱护她。

    平时高傲的依婷,受到这种委屈后,也软弱得像一只小鸟,不断地在阿坚面前哭泣。

    阿坚低头望着依婷的身体,两只坚挺的乳房从胸罩中间探了一半出来,粉嫩可口的乳头让阿坚口水直流,滴在了依婷的大腿上。紧闭的大腿让那片阴毛呈现真正的三角形,雪白的大腿让人想把鸡巴贴着摩擦。

    阿坚把依婷左侧的长发拨到耳朵后面,依婷干净的脸庞露了出来。阿坚把鼻子凑到依婷的脖子吸了一口。清香的体味夹杂着沐浴露的芳香,阿坚敢保证,只要稍微刺激一下他的鸡巴,他就会立刻射出来。

    「头转过来。」阿坚叫道。

    依婷极其不愿意地把头转了过去,阿坚立马就用双唇吸住了她的嘴巴。

    「唔……」阿坚的臭味让依婷作出了一点抗议。

    但是阿坚的舌头大力地捅进了依婷的嘴里,搅动着依婷的香舌。

    「啧唧…啧唧……」吮吸和口水交换的声音充满着整个房间。

    激烈地舌吻持续了5分钟,阿坚把嘴巴张得更大,疯狂的舔吻着依婷的脸蛋和下巴,阿坚继续疯舔,把依婷整个脸上都涂满了口水。

    阿坚爬到了床上,坐在依婷的身后,双腿分别放在依婷双腿的两边,他从后面抱住依婷,高举的鸡巴夹在了中间。

    阿坚两只粗糙的手掌隔着蕾丝薄纱抓住了依婷的双乳,拇指和食指捏着了依婷的乳头。

    「啊……」痒痒的感觉让依婷叫了出来,她非常敏感,这次可能没有药物的关系,比上次要痕痒得多。

    阿坚不断轻轻的捏弄着依婷的乳头,依婷的脸上也变得通红,刺激的感觉让她感觉要爆炸了,她自然地把身体向后退缩,但却只是背更加紧贴在阿坚的胸膛上,毫无摆脱阿坚的捏弄。

    依婷把双手放在阿坚的手上,试图拨开阿坚的手掌,但阿坚紧紧抓住了她的乳房,只用食指在乳晕上打着圈圈。

    「不……求求你……放过我……」依婷已经受不了了,她把头向后抬起,靠在了阿坚的右肩膀上。

    阿坚看见这情形,更加加快了手指的速度,嘴巴又吻在了依婷的耳朵上。

    阿坚的手指不停的玩弄着依婷的乳头,嘴巴不断亲吻着依婷的脸颌与脖子,这样又维持了3分钟。

    阿坚又坐回到依婷的左边,抓住了依婷的右手,放到了自己的鸡巴上。他把依婷的手握住了自己的鸡巴,轻轻地上下撸动,由于依婷带着手套,薄纱轻轻地在鸡巴上摩擦,阿坚爽的大脑一片空白。

    「自己动!」阿坚命令道。

    依婷只好握住阿坚的鸡巴慢慢擦动。

    阿坚的左手当然不能空着,他伸进了胸罩里面,抓住依婷的右奶不断捻搓,右手则把依婷的头固定面向自己,嘴巴吸着依婷的嘴唇进行激吻。

    阿坚感觉快要射了,他让依婷停了下来。

    他让依婷躺在了床上,把依婷的双腿一下抬高,两腿中间粉色的嫩肉和中间那条裂缝一下显露眼前!

    「不……!」依婷大声地喊道,「求求你放过我吧……坚叔」阿坚听到依婷喊他坚叔,更加兴奋了。

    「婷婷别哭!坚叔马上让你爽快!」阿坚一下把依婷的双腿扳开,粉嫩的阴门一览无余!

    「不……!」依婷立刻用双手挡在了阴部前面。

    阿坚拉开了依婷挡在阴部的双手,粉色的阴门又露了出来,依婷的阴唇依然紧紧收在里面,但可以看见,依婷的阴部已经有少许湿润。阿坚的嘴唇一下吸了上去。

    「啊……!坚叔……求求你……不要……!」依婷双手推着阿坚的头部,却怎么样也推不开,阿坚自然在吮吸着自己的阴唇。

    又听到依婷叫自己坚叔,阿坚已经兴奋得上头了,日常这么高傲的依婷,在床上却这么软弱,以叔叔的尊称喊着自己。

    「好好好,坚叔不舔婷婷了,坚叔马上给婷婷吃棒棒!」阿坚兴奋地说道。

    阿坚把身子压在了依婷上面,龟头贴在了依婷的阴唇上。阿坚用嘴唇堵住了依婷的嘴巴,龟头慢慢地插了进去。

    「唔!……」被阿坚堵住嘴巴的依婷,喊不出声音来。

    阿坚的鸡巴慢慢整个塞了进去,依婷的阴道还是那么紧,紧紧吸住了阿坚的鸡巴,使阿坚的下体的兴奋增加了不少分值。

    依婷已经感觉到阿坚的鸡巴全部塞了进来,不断「唔…唔…」地叫着,叫声刺激了阿坚的神经,阿坚马上抽插了起来。

    被阿坚第二次的插入,依婷还是感到有一点撕裂的疼痛感,但是随着阿坚的抽插,依婷觉得疼痛感开始消失,换之的是一种舒服的快感。

    依婷的开档内裤和阿坚的下体在碰撞时产生了触碰,大腿上的丝袜布料也顺势在阿坚的腰部皮肤上摩擦着。柔滑的布料和阿坚的接触,使阿坚抽插的快感添加了几分,阿坚真喜欢这套内衣。

    依婷感到快感越来越强烈,同时她感到非常羞耻,自己竟然被这个大叔的强奸下产生了快感,她想抑制这种快感的产生,但她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

    阿坚终于放开了依婷的嘴巴,凑在依婷脖子上吸着她的体味。

    「啊……我快不行了……放过我吧……」「坚叔……求你放过婷婷吧!」依婷说完也感觉自己开始语无伦次了,竟然在他面前称自己是婷婷。

    阿坚一下子射了出来,精液充满了依婷的阴道深处。但是婷婷还没满足,坚叔又岂能就此罢休,阿坚把鸡巴拔了出来,用食指和无名指插进了依婷的阴道继续挑弄。

    「啊……不行了……要去了……!」依婷大喊道。

    阿坚加快了手速,挑弄着依婷阴道深处的敏感点,依婷的下身开始搐动,阿坚又再加快了手速。

    「啊……!」随着依婷的喊声,她达到了高潮,阴道里不断有淫水溢出,和阿坚的精液混合把床单染湿。

    阿坚把湿滑的右手抹在了依婷的嘴唇上和脸上,灯光照映下,依婷涂满淫水的脸上显得光亮,阿坚忍不住吻了下去。

    「结束了吗……」依婷心想。

    阿坚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拍了几幅依婷的床上照,他很后悔没有拍下依婷刚从浴室出来那个动人样子,现在只能拍一个沦落的公主。

    拍完照片,阿坚又把鸡巴插了进去,把依婷抱起坐在自己腿上,阿坚最喜欢的体位,他每次都要这样来打一炮。

    「放过我吧……我不行了……」「你叫谁放过你?」「坚叔……求求你放过我吧。」「你是谁啊?」「坚叔……求求你放过婷婷吧……」「哈哈,坚叔会让你爽的!乖婷婷!」阿坚的双腿将依婷顶得一上一下,鸡巴不断上下抽插。依婷内衣的薄纱和水润平滑的肌肤摩擦到阿坚的身体,阿坚感到无比兴奋。

    阿坚又把依婷戴着手套的双手揽住自己的肩膀,手套丝滑的薄纱贴在阿坚的肩膀和背上。

    阿坚把依婷的长发全部拨到背后,亲吻着依婷上下颤动的锁骨。

    依婷感到了快感再次袭来,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想不叫出声音来。阿坚的疯狂抽插,依婷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她感到又快要泄了。

    「爽吗?婷婷,告诉坚叔。」阿坚吻着依婷的耳朵问道。

    依婷摇了摇头。她觉得很爽,但她不能精神上也屈服,只好摇头表示抗议。

    另一方面潘佳这边,潘佳已经回到了宿舍,他趴在床上,用被子盖住了自己。

    「喂!你是傻逼吗!今天三十度高温啊!不怕闷死啊!」潘佳的室友小福喊道。

    「别管我!」潘佳喊道。

    小福一下把潘佳的被子扯了下来,看见潘佳正在抱头哭泣。

    「喂!干什么!告诉我!看你肯定又是为了女人的了!」「依婷她……她有男朋友了……」潘佳哭道。他没有对小福说更多,他想为依婷保留一些底线,因为他爱她。

    「吗的!为了一个女人你值得吗!」小福怒吼道。

    「你不懂的!」「我不懂!吗的,你一次恋爱都没谈过说我不懂!我被女人骗得少吗!

    你现在为了一个婊子把自己搞得这样值得吗!」小福怒道。

    「不……!依婷不是婊子!她一定有苦衷的!」潘佳心想。

    酒店内,阿坚最喜欢的体位已经射完,正进行着第三轮的激战。

    依婷跪趴在床上,阿坚跪在她后面不断抽插。阿坚拉住了依婷的左手,依婷只用右手支撑着上身,身体在阿坚的抽插下不断颤动,两只奶子顺势不停的前后摇晃,直垂的长发也甩来甩去。依婷的屁股也不自觉地跟着阿坚的节奏动了起来。

    强烈的快感开始袭来,依婷整个身子都趴了下去,把嘴巴埋在了枕头里面,压制自己发出声音。

    阿坚感觉到依婷的下体开始抽搐,加快了抽插速度,并且把依婷的上身拉了起来,紧紧的抱着了她,舔吻着依婷的肩膀和脖子。

    阿坚明显感受到依婷已经高潮,淫水不断涌出顺着自己的鸡巴流在床单上,阿坚只见依婷右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强忍自己发出声音。

    依婷达到了第二次高潮,而阿坚第三次还没有射出来,依然疯狂地在依婷阴道里进进出出,依婷已经爽翻天了,阿坚的大鸡巴塞满了阴道,比之前自己用手指自渎爽十倍!

    「婷婷,舒服就喊出来哦。」阿坚凑到依婷的耳边说。然后把依婷捂住嘴巴的右手拉了下来。

    「啊……呼……哈……我不行了……」依婷吃力地叫道。

    「放……放过我吧……」「放过谁?恩?」阿坚说道。

    「坚叔……婷婷快不行了……求求你……」「婷婷真乖!坚叔射完就放过你哦!」阿坚又抽插了5分钟,第三次达到了高潮……「婷婷,坚叔帮你洗澡澡!」说完,阿坚把依婷抱进了浴室,进行了第四轮激战……静敏脱光了衣服,在宿舍浴室里开始洗浴。

    静敏摸到自己的阴唇,觉得痒痒的感觉。半个多月没有性满足的她,情不自禁地自慰了起来。她突然想起了阿坚。

    「不!为什么我会想起他!」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