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流浪汉的胁迫 第九章

    发布时间:2021-12-11 00:08:39   


    「啊……坚……坚叔……求求你……停下来……吧……」被脱得一丝不挂的依婷趴在洗手盘上,对着镜子中的阿坚哀求道。

    这时阿坚正从后面狠狠地抽插着依婷的阴道,「啪。啪。啪。……」阿坚下盘与依婷屁股的碰撞声充斥着整个卫生间。

    阿坚的抽插速度很快,从洗手盘上的镜子反射看到依婷的奶子毫无规律快速地颤动,延起一波波不规则的乳浪。经过两个小时的做爱,依婷的黑发已经干了八九成,凌乱地在空中上下甩动。

    「啊……要去……了……!」依婷感到那阵强烈的快感再次袭来,双手狠狠地抓住了洗手盘的边缘。

    阿坚也感受到依婷的抽搐,用尽了全力和速度在她的阴道里抽插。

    「啊……」随着一声无力的呻吟,依婷最后的淫水也泄了出来,顺着白滑的大腿流在了地上。

    同时阿坚也感受到这份冲击,达到了高潮。

    依婷累得全身无力,趴在了洗手盘上。

    「哼!别给坚叔装死!起来把你的内衣洗干净!下次还要穿呢!」阿坚说着把刚才扔在地上的那套专属内衣捡了起来。

    依婷只好把内衣和长筒丝袜还有手袜接了过来,放在洗手盘里冲洗。这时候阿坚从背后抱了过来。

    「怎么样婷婷,坚叔送你的内衣喜欢吗?」「呜呜~ 」依婷只是不断哭泣着,并没有回答阿坚的问题。

    阿坚抱着正在洗内衣的依婷,心里那份悲凉又涌了出来。阿坚也想有一个妻子,自己可以为她买漂亮的衣服,还可以看着她为自己做饭,洗衣服。而现在只能以胁迫的方式要别人做这些事来满足自己的幻想,想到上次强迫静敏在宿舍为自己洗衣服,阿坚眼里不禁闪过一丝泪光。

    「对不起,婷婷。不用洗了,让坚叔洗,你去穿衣服吧。」「……?」依婷感到很奇怪,这坚叔良心发现了吗……?但是依婷同时感到兴幸,今天终于暂时解脱了,她停止了哭泣,回到床上穿衣服。

    依婷穿好了衣服,在桌子旁的镜子前梳理头发。拿着内衣的阿坚走出来看到了这一幕。

    「能有个妻子,看着她化妆的样子也是很温馨的呢。」阿坚的眼角不禁渗出了一丝泪花。

    依婷看见阿坚走了出来,立刻站了起来,双手紧握着拳头盯着阿坚。

    「吗的!又用这种眼神望着我!」阿坚心想。

    阿坚看见依婷又盯着他,心中的悲凉一瞬间消失,全部化成了愤怒。

    「滚!给我滚!」阿坚愤怒地指着门口。「还有,记得不要报警!你和你的好姐妹的艳照都在我手上的,大不了一拍两散!」依婷听到阿坚赶她走,更多的是兴幸,但她却又有一点恐惧,这个坚叔的情绪变幻如此之快,令她觉得,这个坚叔真的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

    依婷下体被阿坚插得红肿,走路也走不稳,但她尽量先习惯走得自然一点,免得等会回到宿舍被她们看出来。

    酒店大堂的保安发现了刚出电梯的依婷,心想「哇,他们做完了呢,这极品女走路还一拐一拐的,逼被操烂了么嘿嘿。不行,我也要问下什么价格,下次我也要上。」保安向依婷走了过去。

    「你好小姐。」「?」依婷露了个问号表情。

    「包夜多少钱?」保安小声的说道。他觉得这么极品的妓女不包夜都对不起自己,而那个大叔居然每次搞完就算。

    「滚!」依婷怒喊道。

    「切,不接就算嘛,那么凶。」保安走了回去。

    依婷在回去的路上又哭了出来,她心想「自己竟然被人当妓女看,那也难怪,被一个这样的男人搂住上酒店,说是他妻子也没人信,说是情人,阿坚根本不像包得起二奶的人」。但她却不知道,被人当妓女的真正原因,是阿坚之前已经带过同样年轻貌美的女人开过两次房,而且那个女人正是静敏。

    依婷非常郁闷,她正在后悔,后悔为什么不反抗,要被那个男人第二次欺辱,而且竟然在他的欺辱下达到了几次性高潮,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早知道和他一拍两散好了。下次他再来骚扰,我一定报……不行…不能报警…不止自己,静敏的把柄也在他手上,倘若报警,会连静敏也连累的……想到这里,依婷的心更加乱了。

    依婷整理了一下仪容和心情,走回了宿舍。

    「回来了?」「恩。」说完依婷直接走进了浴室。

    依婷看着红肿的下阴,眼泪又流了出来,她保证,这半个月以来流的眼泪,要比她往前十年流的眼泪还要多。洒滴在地上的水声,掩盖了依婷的哭泣声。

    但她不敢洗得太久,怕静敏会怀疑,她迅速把身体擦洗一遍便结束了洗浴。

    阿坚正躺在酒店的床上,他有点伤感。他开始回想起自己的人生,从痛苦的童年,到奶奶的去世,后来自己流浪的生活。他原本以为自己无欲无求,但是此刻,他明白了,他也有追求的东西。他想要一个妻子,一个儿子,正确地来说,他想要一个家。阿坚不追求大富大贵,每天和妻子儿女平静地生活,这对于他来说已经很满足,现在靠着威胁来满足性爱,并不是他想要的。阿坚感到很后悔,为什么年轻的时候不拼搏?虽说有心不怕迟,但是现在已经年近40,就算现在开始争取恐怕也有心无力了……阿坚想着想着,进入了梦乡……第二天早上。她们几个梳洗了一下,准备去上课。

    这时,依婷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拿出了手机,来电提示写着「潘佳」依婷看见来电,心里安慰了一些,她也想听听潘佳的声音。

    「喂。潘佳。」「喂……赵会长。」依婷听到这句话,心情又低落了一下,因为潘佳对她的称呼又变成了「赵会长」。

    「怎么了?潘佳」「赵会长……我想辞职……我想退出学生会后勤了。」潘佳的这句话就像一个霹雳,劈到了依婷内心的最深处。

    「为……为什么!」「我觉得很累了,请赵会长批准吧。」本来已经饱受打击的依婷,被潘佳石子般的话语砸下来,她的脑子已经一片空白,依婷挂掉了手机。

    依婷也觉得很累,累得想死。自己刚刚才堕入被强奸的痛苦当中,最心爱的人也不知为何要离开自己,她以为自己很坚强,但在这双重打击下,是显得多么的脆弱。

    电话的另一边,潘佳也已经泪流满面。他不是累,但也可以说是很累。不累是在学生会上做的事情,以前只要能和依婷一起,他干起什么都很有精神。但是现在,只要想起依婷,他就觉得很累,累得想死,累在感情上面。他不敢再面对依婷,选择了离开。

    「怎么了?」静敏看见依婷空洞的眼神问道。

    「潘佳要退出学生会。」静敏把依婷拉到一边,「难道他知道了你的事情?」,静敏小声说道,怕晓清和家洁听见。

    「迟些再跟你说。」依婷想单独和静敏聊。

    「恩,先去上课吧。」静敏说,「喂,你们两个好了吗?」「来了来了。」晓清和家洁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课堂上,依婷根本没心情听课,应该说,这半个月以来都没心情听课。

    而静敏见自己拒绝了阿坚,阿坚都没有做出什么事情,而且一个星期都没有联系自己,静敏觉得安心了很多,但她却不知道,自己的姐妹依婷成了新的代罪羔羊。虽说安心,但半个多月没有性爱满足的她,开始感到有些心痒。

    昨晚的自慰没有令静敏感到满足,毕竟手指和鸡巴是不能相比的。静敏心想:「自己已经不是处子之身了,而且和润东相处这么久了,自己又很爱润东,不如……不想啦,羞死人啦」「静敏,陪我去洗手间。」依婷打断了静敏的意淫。

    「恩。」静敏明白了依婷的意思,站了起来。

    两人走进了洗手间,却没有方便的意思,而是确认了蹲坑里都没人后,站在洗手台前开始了对话。

    「那天,潘佳曾经打过我的电话,是阿坚接的,还对潘佳说自己是我男朋友,但是事后我已经和潘佳解释了是恶作剧,不知道潘佳为什么还要避开我。」依婷说道。

    「你最近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让他误会了?」静敏说道。

    依婷回想了下近几天的事情,完了!难道昨天跟阿坚上酒店被潘佳看见了!

    「没……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依婷还是不想让静敏知道阿坚的再次要挟。

    「那你找个机会问清楚他吧,两人之间总有一个要主动的,而且他那性格肯定不会主动说的。」静敏说道。

    「恩。」说完两人走出了洗手间。

    就在她们走出洗手间那一刻,她们遇到了一个人!

    刚刚巡逻到这里的阿坚!

    两人的脚步都停了下来,同时盯着眼前的保安。

    阿坚看见她们,显然也愣了一下。已经很久没有跟她们正常地在校园里碰见了。阿坚看见静敏,鸡巴又硬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和静敏接触的缘故,他很想念静敏的味道,甚至觉得和静敏做爱比依婷更爽。静敏更有妻子的味道,而依婷,只像一个任由欺凌的小女生。他想不到现实高傲的依婷,在床上是如此脆弱。

    「哼。」阿坚冷哼了一下,走了过去。

    看见阿坚的离去,她俩也松了一口气,回到了教室。

    依婷的心已经烦得无可交织,这点静敏是不知道的,静敏以为这半个月里什么都没有发生,她以为依婷的心情已经开始平复。而依婷昨晚才又被阿坚欺辱完,她不知道什么时候阿坚会再来骚扰,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再任由他摆布,依婷决定等自己平复后再找潘佳,因为万一潘佳再伤害自己的话,她怕自己会崩溃。

    而静敏回到了教室,心思又飞到了润东那里。想到润东强壮的身体,不禁下体有点湿湿的感觉。和阿坚比起来,润东的「那里」应该更强壮吧,静敏心想。

    「东,今晚陪我去逛街吧?我想买件衣服。」静敏发了条微信给润东。

    「恩!」润东回道。

    润东很开心,因为这半个月静敏都没有主动约过他了,都是自己约静敏的,而且还有几次都被拒绝了,理由都是陪依婷。润东也察觉到静敏这半个月和依婷亲密了很多,但他没有什么担心,毕竟依婷也是她的室友嘛,不是男人,自己也没什么好吃醋的。

    今天静敏主动约自己,润东非常开心,他决定打扮得帅气一点。

    而静敏也很兴奋,期待着今晚的约会。

    傍晚7点。

    静敏刚洗了个澡,正在镜子前打扮。静敏画了两条淡淡的黑色眼影,涂了一抹透明的啫哩口红,扫了扫原本雪白的脸蛋。

    「靓过香港小姐啦,还不出去,润东要找别人陪咯~ 」晓清说道。

    「关你什么事啊?小朋友!」静敏又梳了梳头发,提上手提包站了起来,「我出去咯。」「玩得开心点啊。」依婷说道。

    「恩,拜拜。」说完静敏走了出去。

    静敏打算通过漂亮的打扮来暗示一下润东,毕竟这些事情肯定不能自己主动开口。当然她也不是说欲望大得不做不行,只不过就像抽烟,不抽也不会死,但就是想抽。更何况贞洁已经被阿坚夺去了,和润东那么久,也应该给他了。

    依婷看见静敏这么幸福,为她感到开心,但是想到自己,不禁有点失落。静敏遭遇阿坚的欺负,还有润东可以依靠,而自己的感情道路却坎坷得多,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不但不能向潘佳吐苦水,反而潘佳好像因为这事而疏远自己,依婷感到很困惑。但她不知道,静敏已经被阿坚强暴达5次之多,静敏的痛苦比她还高一截。

    「如果他以后继续来威胁,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尽头?难道一辈子就要受到他的牵制?」依婷考虑到这个严峻的问题,「不!为了自己,为了潘佳,甚至为了这个世界的公义,我不能再屈服!我一定要将他绳之于法!」静敏走到了楼下,润东已经在楼下等她了。

    静敏的出现令润东吃了一惊。身高168的静敏穿着一件白色短袖的圆领雪纺衫,坚挺的乳房鼓鼓地把丝滑的衣服撑了起来,柔滑的布质在微风的拂动下掀起一阵阵波浪,衣服盖住了一半大腿上的超短牛仔裤,牛仔裤下面是一双修长雪白的美腿,没有一点瑕疵,踏着一双高跟的卷带凉鞋。头上遮着半边额头的黑色长发顺着脸庞垂到肩膀上,稍许红润的脸蛋和反光的粉唇,在夜色的渲染下显得分外性感,重要的是,那双迷人的眼睛正含情脉脉地望着润东,搞得润东惊慌失措。静敏化的淡妆,高贵得一点也不庸俗。

    「敏……敏敏……你…今天很……美……。」润东说话有点颤抖,他从来都没见过打扮得这么性感的静敏。或者说,静敏也是第一次打扮得这么性感动人。

    虽然只是露了一双美腿,但是对于平时保守的静敏来说,这份性感足以杀死所有人。

    润东毫不犹豫地上前抱住了静敏,静敏也很配合,双手揽在润东的脖子上,蓝色的手提袋贴在了润东的背肌上。静敏坚挺的乳房隔着衣物贴在了润东的胸膛,润东一下子硬了起来。

    此时静敏的脸离润东的脸只有5公分,两人含情脉脉地对望着,情到浓时,加上润东看到在路灯下静敏那性感的啫哩嘴唇,忍不住向下吻去。

    「诶,这里人多。到没人的地方才让亲。」静敏伸出一只食指贴在润东的嘴唇上,阻挡了润东的亲吻,吊了润东一肚子胃口。

    面对静敏如此般挑逗,润东吞了一口唾液,说道:「那先亲亲手可以吧。」说完抓着静敏的那只玉手,在手背上轻轻地吻了一下。

    「讨厌,色狼。」静敏甜蜜地笑了起来。那两片薄而粉红的小嘴唇笑起来,就像柳叶一般,迷人且性感。

    「亲亲手就是色狼啊?那大禽兽你想见识一下吗?」润东托起了静敏尖尖的下巴说道。

    「大禽兽你有口臭!」「就是要臭死你这只小兔子!」润东往静敏嘴唇吻了下去。

    润东的嘴唇贴在了静敏的小唇上,接触到静敏的啫哩唇膏,润东感受到了一阵清香的荔枝味。润东轻轻地亲着静敏的小唇,静敏感到润东很慢很温柔,完全不是阿坚那种粗暴的吮吸可以比的。静敏很久没和润东这样认真地接吻了。

    润东轻轻地吻了几下,情不自禁地将舌头伸进静敏的口中。

    「不要……这里人多。」静敏离开了润东的嘴巴,拒绝了润东的湿吻。

    「我们走吧。」「恩。」这时,阿坚躺在床上回想起今天在教学楼碰到静敏和依婷的事情。

    静敏的乳房看上去比以前大了一点呢,难道是受到性爱开发的缘故?阿坚心想。

    不知道是不是占有欲的原因,阿坚现在非常想念静敏,他快忘记静敏的体味了,只记得是一种冲昏头脑的女人味。

    阿坚拿出手机,下载了以前静敏的图片进行重温,看得阿坚回味无穷,热血沸腾。

    但阿坚又同时很喜欢依婷公主,依婷无论是肉体上和精神上都给了他非常大的满足,毕竟能和高高在上的美女做爱太有成就感了。

    虽然昨天才和依婷战斗得体无完肤,但现在一想起她们两个,阿坚的鸡巴又高高举起,浑身热血沸腾。

    阿坚目前最大的目标就是,让她们两个同时伺候自己。

    「你不是说买衣服吗?」润东说道。

    「是啊!到了。」静敏走到一件内衣店前停了下来。

    「这……」润东愣了一下,静敏说的买衣服竟然是内衣。

    「这什么啊?不敢进去吗?」「这……你让我一个大男人进这些地方……」「老公陪老婆买内衣,很出奇吗?」说着把润东拉了进去。

    老公……敏敏居然称自己做老公!润东甚是兴奋。

    「欢迎光临。」店员小姐欢迎道。

    静敏在琳琅满目的货架上挑选着,润东则害羞地低下了头。

    「东,帮我选一件呗。」「额……你自己决定吧。」「这件好看吗?」静敏拿起了一个黑色的蕾丝胸罩。

    润东觉得很尴尬,自己一个大男人站在了一堆女人内衣的货架中,静敏还要问这些问题。

    「恩,好看。」「想看我穿吗?」静敏问完都觉得这个问题太淫荡了,如此露骨地暗示润东,不过既然是心爱的人,没关系了。

    「额……这里人多,肉麻的话回去再说。」店员小姐微笑地看着他们。

    其实哪有人多,小小的内衣店除了他们两个就只有一个店员小姐,还有远处收银台的小姐,不过平时脸皮厚的润东,在这里也觉得害羞。

    「我进去试穿一下。」静敏拿着内衣走进了试衣室。

    润东呆呆地站在店内,此时有其他女性走了进店,看见润东,都发出奇异的目光。润东只好红着脸地转过头。

    一定是敏敏特意捉弄我的!刚才的勾引也是,一定是对我的考验!润东心想。

    静敏脱下了那件丝滑的雪纺衫,露出白色的乳罩,还有那条深深的乳沟。静敏把手伸到后面,解开了胸罩,顺便也把吊带拉了下来。但是胸罩还是挂在了坚挺的双乳上,不肯掉下。

    「胸部好像变大了呢。」静敏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感叹道。

    静敏穿上了那件黑色的蕾丝胸罩,这个胸罩不是那种什么特意挤乳沟设计的,却可以看到静敏双峰之间有一条深深的鸿沟。胸罩码数稍微有点小,静敏的乳房被挤出了60% ,波浪纹的罩边仅仅遮住了乳头,还露出一小片乳晕。

    静敏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心中窃喜,「不知道润东看见这样的自己有什么反应呢!」刚才从喊他老公,到挑选内衣,这么露骨的暗示,润东应该明白了吧!静敏心想。

    静敏换回自己的衣服,出去让店员连同内裤包装起这套内衣。就要这个尺码吧!静敏心想。

    「走吧,东。」「恩。」润东感觉得到了解脱。

    「潘佳在吗?」文亮敲起了潘佳宿舍门。

    「文亮?怎么了?」潘佳打开了门。

    「哎呀,潘佳,我不知道你和赵会长搞什么事情,但你突然走了,我们怎么忙得过来啊!」「有那么严重吗?就少了我一个而已。」「只少你还好说,但是赵会长最近都不知道干嘛,做事都提不起劲,啥事都要我这个副会长收拾啊,你没发现吗?哎,不过你最近也差不多。」「啊……但是我觉得好累了……让我退出吧。」「我不是来阻止你退会,只不过你早上说要走之后,下午赵会长简直都不来开会了,说不舒服,哎!我就想关心下你们两个搞什么事情了,看我们能帮上忙吗?」「谢谢关心……你让我们自己冷静下吧。」「额……好吧。」说完文亮离开了潘佳宿舍。

    依婷生病了吗……?不不不……别人有男朋友了,还哪轮到我关心。不过为什么男朋友会是那个40岁的门卫大叔?她是被迫的吗?潘佳越想越不对劲。

    润东和静敏已经走了两条商业街,还吃了点东西。但是润东还是无动于衷,静敏有点着急。

    许润东,你真笨!静敏默念。

    「恩?敏敏你说话吗?」「许润东。」静敏突然严肃地望着润东。

    「?」润东表示疑惑。

    「我爱你。」说完扑向了润东怀里。

    「敏敏,我也爱你。」「东,我累了。」「恩,我们回去吧。」靠!你也太笨了点吧!还是没有反应!我都这么明显了!枉本小姐还打扮得这么认真!静敏心想。

    静敏无奈,只好让润东送自己回到宿舍楼下。

    哎!算了,谁让自己跟他说过,要结婚后才让他碰呢。

    「啊?我还以为你今晚不回来了呢,大美女!」「胡说八道。」静敏微笑着说道。不回来吗……我也想呢,可惜润东那蠢货……「还买了东西啊,让我看看是什么!」晓清说着去抢夺静敏手上的袋子。

    「去去去!不给看!」……过了两天。

    阿坚刚下班,坐在太师椅上看电视。

    表面是这样,事实上电视说什么他完全看不进去。他又到达了那种3天不做不舒服的境界。

    阿坚眼中的电视屏幕,播放的是静敏和依婷把自己夹在中间前后波推的画面。

    他的鸡巴又高高举起,意淫着两个美女为自己服务的情景。

    依婷觉得心情平复了许些,而且她认为两天过去,潘佳也应该冷静下来了,她想问清楚潘佳。

    刚拿起手机想拨号,一个陌生号码就打过来了。

    「是谁呢?」依婷带着疑问接起了电话。

    「喂,婷婷。」淡淡的一声称呼,让原本平复了一点的心情再次紧张起来!依婷认得这个可恶的声音!是那个可恶的男人!他终于要再次来骚扰自己了!

    「你想怎样!」依婷激动地问道。

    「来我宿舍,让我操你。」如此的直白,让依婷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你……你做梦!」依婷觉得自己不能再受阿坚摆布了,不然何时是个尽头。

    「你要是不想来,让你姐妹敏敏代替你也可以,反正8点钟之前我要看见有人来敲门,不然你们就等着出名吧!」阿坚说完挂掉了电话。

    一句百用不厌的要挟,使依婷无言以对。要静敏代替,那是不可能的,但是难道自己又要主动送上门吗?依婷感到很困惑。

    对了!他买了台新手机!说不定在里面可以找到一些有力的证据,将阿坚绳之于法。

    反正自己已经被污辱了,何不再铤而走险一次,或许用自己的一次肉体,就能换出阿坚的犯罪证据,换来自己和静敏的永远自由!

    依婷作出了牺牲的觉悟,随便找了个借口,往阿坚宿舍出发。

    宿舍里的三人也没怎么怀疑,毕竟依婷平时做事都比较有分寸。

    依婷带着紧张而害怕的心情,敲响了阿坚的宿舍门。

    开门的阿坚站在了面前,「哼,还不是来了吗?」阿坚嘲讽道。

    依婷望着前面的这个人,望着这个熟悉的宿舍,这是自己第一次被污辱的地方。

    依婷还是扎着长长的马尾,穿着一件普通白色t恤,和一条灰色的运动裤。

    依婷踏进了阿坚的宿舍,一阵淡淡的酸臭味扑面而来,越走近阿坚的床铺,酸臭味就越显浓烈,而最臭的,当然是阿坚的本人。

    尽管臭味冲向依婷,但是依婷没有忘记进来的初衷,四处打量着桌子,床上。

    果然,在桌子上发现了阿坚的手机!

    依婷刚刚发现阿坚的手机,阿坚就迫不及待地抱住了依婷,厚厚的双唇紧紧吸住了依婷的小嘴。

    「唔……」阿坚口水的臭味让依婷喘不过气来,闭上眼睛叫了一声。

    阿坚紧紧地抱住依婷,依婷紧紧地被贴在阿坚身上,乳房被压得扁平,小腹下面也被阿坚硬硬的鸡巴顶住。

    依婷双手垂下,强忍阿坚粗暴的湿吻。「唧唧……唧唧……」的吮吸声充满整个宿舍。阿坚吮了足足5分钟,才放开了依婷。

    「呵……哈……呼……」依婷松了一口气,大力地呼吸着新鲜空气。

    「来,把它换上。」阿坚递给了依婷那套开档内衣。

    「还是只穿袜子和手套好了。」阿坚又把胸罩和内裤拿了起来,只递给依婷一双长筒丝袜和长筒手套。

    「我……我去洗手间换。」依婷接过袜子和手套。

    「哼!全身都给老子舔过了,还装矜持。」依婷没有理会阿坚,进洗手间的时候,趁阿坚不注意,把桌子上的手机带了进去。

    成功了!他没发现!依婷心想。

    依婷把洗手间门关上,却发现锁是坏的,不能反锁。没办法了,只能马上看看有什么线索。依婷打开了手机的数据库。

    在依婷面前的屏幕显示的,是一百多张图片!全是静敏的艳照!而且还是三个不同地方的!一是在一个破旧的房间里,二是在酒店里!三是在这个宿舍里!

    依婷这一瞬间明白了,原来这坚叔在以前就一直有威胁静敏!依婷瞬间明白了静敏的痛楚,也明白到,自己是成了静敏的代替品,也许没有自己的出现,静敏现在还被阿坚长期地凌辱着。

    依婷发现,在那个破旧的房间里的静敏,好像是没有意识的,可以作为迷奸的证据,更重要的是,在手机里还发现了自己被强奸时录的那段视频!

    依婷虽然感到耻辱,但她非常高兴,因为终于找到阿坚的犯罪证据,她和静敏终于能够重获自由了!她赶紧把这些视频和照片通过蓝牙发送到自己手机上。

    到就在她打开蓝牙的那一瞬间,阿坚的手机响了起来!屏幕显示来电的是「强哥」!

    完蛋!忘记把声音关掉了!依婷整个人都慌了。

    在外面的阿坚,听到了自己的手机在洗手间响起了!

    完蛋!那臭婊子拿了我的手机!阿坚马上冲去了洗手间。

    「砰!」的一声,洗手间的门被阿坚推开,只见依婷拿着阿坚的手机,惊恐地望着阿坚。

    阿坚一手从依婷的纤纤玉手上夺过了自己的手机,另一只手狠狠地向依婷抽了过去。

    「啪!」一个清脆响亮的耳光扇在依婷的左脸上,留下了一块红色的掌印。

    「臭婊子!敢拿老子的手机!」「呜呜~ 」依婷从未感受到这么大的委屈,捂着脸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老子等会就收拾你!」说完阿坚接听了电话。

    「喂,强哥?……哦,这样啊……不去了呢,我正在做正经事呢……恩下次吧。」「跟我出来!臭婊子!」阿坚拉着依婷的衣领,把依婷拉到了宿舍厅里。

    「来!趴着!坚叔教育一下你!你这个没礼貌的女孩!」「呜呜~ 」恐惧感和失落感使依婷放声大哭。为什么!为什么就差那么一点点!差一点我就能抓到他的证据了!依婷感到上天真的太会捉弄人。

    阿坚把依婷上身趴在了桌子上,两条腿站在地上。他把依婷的运动裤和内裤同时拉了下来,露出两边雪白多肉的屁股,从后方看去,屁股中间还有一条细细的裂缝,旁边还有几条弯卷的黑毛。

    「啪!」阿坚粗糙的手掌狠狠地抽在了依婷的屁股上。

    「呜…」依婷感到很委屈,她自懂事以来,都没被人打过。在亲戚和父母面前一直是个懂事乖巧的女孩,而且很自立,父母都不用担心她。现在竟然要被一个大叔打屁股教训,这让依婷感到很屈辱。

    「你知不知道私自拿别人的东西是很没有礼貌的!你父母没教你,坚叔来教你!」阿坚怒道。「啪!」阿坚又狠狠地抽了一下。

    「呜呜……」「哭就行了吗?坚叔问你知错没有!」「啪!」阿坚又狠狠抽了一下。

    「呜呜……我知错了」依婷委屈地哭道。

    「啪!」「在长辈面前你要怎么称呼自己?」「呜……婷婷知错了……呜呜……」「下次还敢吗?」「啪!」「不敢了……呜……婷婷下次不敢了……坚叔不要再打了……呜呜……」「那你准备怎么向坚叔道歉?」「对不起……坚叔……婷婷以后不敢了……呜呜」「啪!」「就一句对不起就完事吗!坚叔问你,以后还听不听坚叔的话!」「听……婷婷以后都听坚叔的话……呜…」「这才像话!来,坚叔亲亲,就不痛了。」阿坚说完向依婷红红地屁股亲了下去。

    阿坚舔完被打得通红的屁股,往屁股中间舔了下去。阿坚的舌头挑动着依婷的菊穴,依婷不禁缩了一下。此时依婷感到无比屈辱,要是教训自己的是亲戚长辈,那倒好受很多,而且阿坚的教训方式竟然是打屁股,自己都二十多岁了,还要被阿坚当成是小孩子来欺辱,依婷感到愤怒而屈辱。

    阿坚舔完菊穴,舌头继续向下挑挖那条粉嫩的缝隙,缝隙被阿坚舔得湿润,黏在上面的,不知道是口水,还是淫水。

    「来!给你个赎罪的机会!」说着把依婷转过身来,跪在自己面前,掏出了那根已经饥渴已久的鸡巴。

    阿坚的鸡巴冒着腾腾热气,高高地挺在依婷的眼前,那阵臭味差点让依婷吐了出来。长期没有洗澡的阿坚,鸡巴上好像还残留着上次做爱的味道。

    「来!给坚叔用嘴巴清理干净!」阿坚说着就把鸡巴贴到依婷的小嘴唇上。

    「咳咳!」依婷被突如其来的腥臭冲得往一边咳嗽。

    谁知阿坚双手抓住了自己的头部,再次把鸡巴捅了过来!

    「唔……!」依婷无可反抗,只好张开小嘴含住了阿坚的半个龟头。

    依婷发现阿坚的龟头颈沟上好像还有一点白色的尿垢,但是依婷还没来得及看清,阿坚直接把整根鸡巴都捅进了依婷的嘴里。

    龟头已经顶上了喉咙,却还没有整根插入。依婷被这一下顶得不断咳嗽,阿坚的鸡巴被依婷的口水喷打着,反而觉得兴奋。

    「快!给坚叔舔干净!」阿坚命令道。

    阿坚密集的阴毛有几条长到贴在依婷的鼻孔上,依婷每呼吸一下都是汗臭味,她完全喘不过气来。

    依婷只好赶快舔干净阿坚的龟头,希望尽早结束这次恶心的口交。

    阿坚感觉依婷已经舔了起来,感到了莫大的成就感。哼!学生会会长,还不是要给老子舔鸡巴!

    「整条鸡巴都要舔!下面的蛋蛋也要舔!还有阴毛也要!」阿坚命令到。

    依婷无奈,只好舔了起来。鸡巴和阴毛上的污垢,真的让依婷想要吐出来,不要说用舌头,就算是用手,她也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么脏的东西。

    刚刚全部舔了一遍,阿坚就把鸡巴再次捅进了她的嘴里,然后又拉出来,又捅进去,慢慢地开始了抽插。

    外物的侵入让依婷的口腔分泌了大量唾液,浸末着阿坚整根鸡巴,口水还从嘴巴的缝隙流了出来,滴在依婷的锁骨上,流进了衣服里面那个深不可测的地方。

    依婷十分努力地吮吸着阿坚的鸡巴,试图尽快让阿坚射出来,结束这次恶心的口交。

    但是阿坚抽插了20分钟,还是没有射出来,依婷的嘴巴已经麻木,貌似也开始适应了那阵臭味。

    阿坚把鸡巴拔了出来,依婷松了一口气。

    「来,陪坚叔洗澡去。」说完阿坚抓住了依婷两个乳房,把她拉了起来。

    阿坚把依婷脱了个精光,把自己也脱了精光,牵着依婷的乳头走进了浴室。

    阿坚打开了花洒,清水洒到了两人身上。

    「来,帮坚叔洗身子!坚叔很久没洗了!」说完阿坚摊开了双手。

    依婷按了一滩沐浴露,抹在阿坚的胸膛上,用双手为阿坚擦着肚皮。

    「谁让你用手的!用你的奶子帮坚叔擦身子!」「啊……」依婷听到如此羞耻的请求,感到有点惊讶。

    「啪!」阿坚一巴掌抽在依婷的左乳上,说到:「啊什么啊!用你这两个奶子!听不懂吗!」阿坚说完用力捏住依婷两个乳房。

    「婷婷知道了……坚叔不要打婷婷了……!」依婷看见阿坚又开始打她,感到恐惧。

    「这才是乖孩子!坚叔亲亲!」说完亲了依婷的小嘴一下。

    依婷感到无比耻辱,一个中年大叔对着二十多岁的自己用这种奖励方式,还说着这么幼稚的话语,这令她感到非常恶心。

    依婷把自己的身体也涂满沐浴露,对着阿坚贴了过去。

    依婷的乳房贴在阿坚的胸膛上,贴扁了乳房上下摩擦。依婷突然哭了起来。

    父母给自己这副纯洁的身躯,虽然现在已经不再纯洁,但竟然要沦落到要为这种可恶的垃圾进行这么耻辱的清洗,依婷的眼泪不断夺眶而出。

    「鸡巴也要洗!你刚才还没舔干净呢!」依婷抓住自己两只乳房,夹住了阿坚的鸡巴,但依婷的乳房不算很大,只能夹住2/ 3的面积,在沐浴露的润滑下,上下擦动了起来。

    「对!就是这样,帮坚叔弄出来!」阿坚觉得非常爽,决定要这样打一炮。

    依婷只好含泪这样为阿坚乳交。

    依婷夹着阿坚的鸡巴搓动了十五分钟,乳房已经被自己双手夹得通红,但是阿坚还没射,依婷的双手已经累坏。

    「停。」阿坚感觉要射了,喊停了依婷。

    阿坚用热水把鸡巴上的沐浴露冲了干净,再次把鸡巴插进了依婷的口中。

    「全部吞下去,不准吐出来!」依婷听到这句话,眼睛都睁大了,她知道阿坚要射在自己嘴巴里面。

    阿坚快速抽插了数十下,把精液全部射在了依婷的嘴巴里。

    「咳咳……」直射喉咙的精液让依婷不断咳嗽。阿坚把鸡巴拔了出来,用粗糙的手掌堵住了依婷的小嘴。

    「全部吞下去!」依婷被腥臭的精液呛得不断咳嗽,但被阿坚捂住嘴巴,精液一点也咳不出来,全部留在依婷的嘴巴里。

    依婷无计可施,只好一忍把精液都吞了下去。

    刚吞下去,阿坚的鸡巴又凑了过来。「鸡巴上还有呢!给我舔干净,再吞下去!」依婷只好又舔干净阿坚的鸡巴,把鸡巴上残留的精液舔进嘴里。

    「继续!用你的奶子帮我擦身子!我背后和双腿还没洗呢!」阿坚坐到了浴室里的凳子上,让依婷继续为自己擦身子。

    「坚叔……婷婷想喝水……」依婷觉得滑滑的精液很恶心,想喝水把口腔冲干净。

    「婷婷要喝水吗,来,张开嘴!」依婷知道了阿坚想干嘛,她很后悔,早知道不提要求了。

    「不……婷婷不要喝了……」「张开嘴!」阿坚大声吼道。

    依婷无奈地张开了嘴巴。

    只见阿坚吐出一条长长的口水,从上往下流到依婷的嘴里。

    阿坚长时间不刷牙,而且上火,口腔非常的臭,吐出的唾液也自然恶臭,依婷闭上眼睛接受着一条长长的口水。

    「好喝吗?还要吗?」阿坚问道。

    依婷痛苦地摇了摇头。

    「口渴了跟坚叔说,坚叔给水你喝!」依婷继续为阿坚擦身子。

    「好了,坚叔。」依婷擦完阿坚全身,停了下来。双乳已通红。

    「还有脚呢?」阿坚抬起了脚掌。

    「这……」「这什么这!脚掌也要洗!」说着把脚底踩到依婷的乳房上。

    依婷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按着乳房给阿坚擦洗臭通天的脚躶。 「好,坚叔洗完,轮到你了。你自己洗吧!」「……」依婷知道阿坚又在羞辱她,竟然要她在阿坚面前自己洗身子,她宁愿阿坚强行帮她洗。就像自慰来说,她宁愿被干也不愿意在别人面前自慰。

    「啪!」阿坚又抽在依婷的屁股上。

    「怎么了!不肯洗吗!你要坚叔等会搞一个肮脏的婷婷吗!」「呜呜……婷婷洗!不要打婷婷!」依婷冲干净身上的沐浴露,又重新抹了一滩。

    依婷用双手快速地擦洗着上身,阿坚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这让依婷无比尴尬。

    依婷的手抹过乳房,也是很快的带过,想尽快结束。

    「奶子不干净,你要坚叔等会怎么舔!多搓几下!」依婷只好闭着眼睛揉起了自己的乳房。

    洗完上身,依婷又挤了点沐浴露,擦起了大腿。擦过阴门的时候,她很不情愿地在阿坚面前搓了两下就带过,但是阿坚怎会放过这美丽的景象。

    「阴唇不干净,让坚叔等会怎么舔!重新洗!坐下来洗!」依婷无奈,只好坐在地上,用左手撑住后面的地板,右手在阴唇上不断摩擦。

    「双腿张开点!让坚叔看清楚干不干净!」依婷把双腿撑开M字型。

    「阴蒂不干净!给我洗干净!我没喊停不许停!」依婷只好用手指摩擦起阴蒂来。阿坚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自己这动作完全就是自慰!正如前面说过,依婷宁愿被干,也不愿意在别人面前做自慰这么羞耻的事情。

    「坚叔……已经干净了……让我停下来吧……」「不许停!擦到坚叔认为干净为止!」依婷已经摩擦了10分钟,她觉得头脑和下体都要爆炸了,竟然在自己最痛恨的人面前自慰了10分钟。

    依婷感到强烈的快感,下体开始抽搐了起来。

    阿坚正看的热血沸腾,鸡巴再次高高立起,左手也不自觉的开始打飞机。

    「啊……让我停下吧坚叔……婷婷要去了……」阿坚没有理会,继续看着这美好的风景,打着飞机。

    「啊……!」在阿坚的注视下,依婷泄了出来,透明的阴精流在地板上,和地上的清水混合在一起。

    阿坚忍不住,托起依婷的腋窝,吻在了依婷的嘴唇上。两人在花洒的冲洗下,激吻了5分钟。

    「婷婷,和坚叔出去。」她们用同一条毛巾擦干了互相的身子,走出了浴室。当然是阿坚那条发臭的毛巾。

    阿坚把依婷放在了床上,让她穿上那双长筒丝袜和手套。

    「用手帮我打飞机!」平躺在床上的阿坚说道。

    依婷跪在阿坚的小腿隔壁,戴着手套的右手抓住了阿坚高举的鸡巴。

    蕾丝手套上凹凸不平的薄纱轻轻地包住了阿坚的鸡巴上下摩擦,爽快的感觉直冲阿坚的脑下垂体,感觉马上就想射出来。

    「转过去,倒趴在我身体上。」阿坚把依婷拉过来,倒趴在自己身上,形成一个「69」的画面。

    阿坚抓住依婷的大腿,把她的下体拉了下来,依婷的阴唇刚好贴在了阿坚的嘴巴上。

    阿坚轻抚着依婷大腿上的丝袜质地,嘴巴含舔吮吸各种嘴巴能用的技巧都用在了依婷的阴门上。而同时依婷那只蕾丝纤手正不停地摩擦着自己的鸡巴。

    阿坚今天才知道,原来不插入也能这么爽。

    不到十分钟,阿坚就射了出来,射在了依婷洁白水润的脸庞上。依婷的马尾依然没有拆下,清纯干净的脸庞一眼可见,几点白色的粘稠液体点缀在上面。

    看见男性生殖器官的高潮,原本被阿坚舔得火热的阴部,也有了强烈的快感!

    下体开始动了起来!

    阿坚见状,立马加快舌头的力度和速度,疯狂地挑逗着依婷的阴蒂!

    「啊……!」依婷右手抓住了阿坚的鸡巴,下体喷泉般的泻在阿坚的脸上!

    但是阿坚没有停下来,继续疯狂的吮吸,企图将依婷的淫水抽干!

    「啊……停…下来……我不行了……!」随着阿坚的挑逗,阴精不断从依婷阴门流出,射在阿坚脸上和嘴上。阿坚也乘机喝进了不少依婷的爱液。

    见依婷已经没有阴精泄出,阿坚才肯停了下来。想到高高在上的赵依婷为自己打飞机、口交、乳推、自慰,又在自己面前一泻千里,阿坚又感到莫大的满足感,他再次体会到,原来不用插入阴道也能这么爽。

    但是怎能因为「不插入也能爽」而不操一操婷婷小公主呢,阿坚心想。

    「婷婷,坐上来自己动!」平躺的阿坚抓着自己的鸡巴说道。

    依婷觉得今晚比前两次不知道羞耻多少倍,因为阿坚今晚从精神上将她侮辱了个彻底。

    依婷面向着阿坚,从鸡巴上坐了下去,鸡巴插入依婷紧闭的阴道,这次她已经觉得不痛了,充塞感反而让她有点舒服。

    「自己动!」阿坚命令道。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依婷也只好顺从阿坚的意思了,蹲着的双腿动了起来,身体一上一下地动了起来。阿坚也抓住了依婷的双手,十指紧扣地抽插了起来。

    此时在宿舍的静敏感到有些莫名的不安。她也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可能是女人的直觉,让她觉得依婷的外出有点问题。之前自己被阿坚威胁,也是差不多这个时间出去,也是隔三四天就一次,难道依婷……不会的!别胡思乱想了,依婷做事一向都有分寸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