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迷情校园
  • 最新排行

    流浪汉的胁迫 第十一章

    发布时间:2021-12-11 00:08:44   


    静敏回到了宿舍。

    「生日快乐!」三个室友将一个蛋糕捧到静敏面前。

    静敏给这突然的惊喜吓了一跳,她愣了一下,很快又笑了起来。静敏的演技已经很好,依婷也没有看出她今天的不妥。

    「点蜡烛吧!」晓清说完在蛋糕上点了一支蜡烛。

    「许愿吧。」依婷道。

    静敏凝视着蜡烛顶上的火光,那团明亮而不刺眼的火焰将她带回到上一年的思忆中。

    (回想)「我希望爸爸妈妈身体健康!」静敏默念。

    「妈妈,我爱你!」静敏扑到了母亲的怀抱中。

    「敏敏,还有我呢?」父亲说道。

    「爸爸,我也爱你。」想到这里,静敏的眼泪不禁掉了下来。

    静敏去年的生日在家里度过,而现在,已经两个月没回过家了,一想起父母的笑脸,静敏的悲伤就涌了出来。

    「我希望父母身体健康,生活快乐。」静敏说道。

    「同时!那个坏人一定要得到报应!受到法律的制裁!」心里又默念道。

    说着把蜡烛吹熄了。

    「静敏,你哭了吗。」家洁说道。

    「没有……我只是感动……有你们这些好姐妹。」「肉麻的话别说啦!我们吃蛋糕吧!」晓清把塑料刀递给了静敏。

    静敏接过刀,对着蛋糕表面的那层奶油一刀切了下去!

    静敏拿起分好的一块蛋糕,身子不禁颤抖了一下。望着蛋糕上那层白色的奶油,静敏想到了自己刚才涂满奶油的乳房……那块沾满精液的蛋糕……还有那根涂满奶油的鸡巴……静敏不禁恶心了一下。

    「怎么不吃?」「额……没事。」静敏叉起蛋糕,一口咬了下去。

    另一宿舍。

    「盖伦没蓝了,快上!」「直接开大啊!」「吗的又死了!」「潘佳你总是迟来一步!」游戏的声音和吵杂声充满着潘佳的宿舍。

    潘佳通过打游戏来忘掉对依婷的思念,他和依婷自从上次之后一直都没联系了,现在他的心情已经平复了许多。虽然有时候偶尔想到依婷,心里面还是会撕裂般的疼痛。

    第二天。

    阿坚来到保安亭。他发现强哥已经上班了,平时都是自己早到的。

    「早啊,强哥。」「啊,阿坚。」「在看什么啊?强哥。」阿坚发现强哥手上拿着一张卡片。

    「嘿嘿。」强哥把卡片递给了阿坚。

    阿坚看见卡片上有一个婀娜多姿的美女,还写着寂寞少妇、清纯学生妹等字样。阿坚知道,这是一张召妓卡。

    「啊,强哥,这是……」「哈哈,阿坚,你就少装了,上次见你看报纸我就知道你也是性情中人了。

    加上你这么大都没结婚呢,肯定很饥渴吧!」「哈哈,强哥见笑了,没办法啊!没本事啊,只能打打飞机解决了。」「阿坚!刚发工资没多久,走,下班了一起去爽爽!」「啊!不行啊!强哥,我不能去……」阿坚当然不会去,他刚发的工资,几天就已经花光了,况且还有静敏这个极品炮友呢。

    「哈哈,跟你开玩笑的,我自己都不敢去呢。最近扫黄抓得紧啊,更何况,要是让我家那只母老虎知道的话……你明天就见不到我了。」「额……」「说实话啊,我今年都48了,家里的老婆都对了二十多年了,都没啥感觉了,真想出去爽一下呢!哪怕召个三十多的老妓也比老婆新鲜啊,哎!」「呵呵……那是。」「怎么样阿坚,这卡片你需要么,不需要就扔了吧,我也是路上随便捡的。」「不不不……我不要。」说完阿坚把卡片扔进了垃圾桶。

    「阿坚,做了一个多月,感觉如何?」「很不错啊,比较清闲,适合我这些懒人,哈哈。」……想不到强哥有老婆也那么饥渴啊,不过也难怪,对着同一个女人二十多年了,再漂亮的女人也变老了。自己虽然年轻的时候没近到女色,但现在能够干到两个女神级别的年轻美女,真是死而无憾。阿坚心想。

    在为强哥惋惜的同时,阿坚感到兴幸。

    ……「潘佳。」一个马尾辫的女生叫住了前面的一个男生。

    刚下课的潘佳听到了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他的心揪了一下,仿佛被撕碎了一样。因为他认得出,那把声音正是依婷,那把让他体验到初恋感觉的声音,同时也让他想起就痛不欲生的声音。

    潘佳的脚步停了下来。

    「我们先走吧。」小福拉走了另外两个室友,留下潘佳在原地。

    潘佳慢慢地转过了身子。在他眼前的,正是依婷。

    依婷双手揽着一本书在胸前,用一种期待的眼神正望着潘佳。

    潘佳也望着依婷。

    虽然两人一直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从来未互相作出过什么承诺,但如今相见,就像一对久别情侣的重逢,深情地互望着对方,从他们的眼神可以看出深深的思念之情。

    走廊上路过的同学都貌似与他们无关,他们就在人群的穿梭中互相对望了整整十秒钟。

    下课的同学都逐渐走出了走廊,走廊上只剩下几个身影。

    潘佳终于动了起来,往依婷走去。

    依婷感到心里一裂,一股暖泪从心中那个缺口涌出,向上直冲到双眼想突破而出,无奈卡住了在眼眶上。

    「赵……会长。」潘佳喊道。

    依婷泪水汪汪的双眼眨了一下,把聚集在下眼皮的泪水拍打了下来,两行清泪从眼角流出。

    潘佳刚走到她面前,依婷就一下子扑到潘佳的身上,双手揽住潘佳的肩膀!

    潘佳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从来都没有和女生拥抱过,现在自己的女神竟然主动揽住了自己!但同时他又感到诧异,依婷这是什么意思?

    「潘佳,为什么这么多天都不联系我?」依婷哭泣地说道。

    依婷的乳房仅隔着三层布料紧紧地贴着潘佳的胸膛,脖子和头发的香气散发到潘佳的鼻子里。虽然潘佳心中只有悲伤,但也不自觉地硬了起来。

    「赵会长……我……」「呜呜……」依婷放声哭了出来,泪水沾湿了潘佳整个右肩。

    潘佳很惊讶,没想到平时坚强的会长竟然会哭,还是在自己面前。潘佳把手上的书本扔在了地上,双手也伸去抱住依婷的腰部和背部。

    「为什么你突然地离去?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依婷问道。

    「我……我看见你和……门卫坚叔上了酒店……」「潘佳。」「恩?」「你喜欢我吗?」「我……」害羞的潘佳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依婷早知道潘佳会这样,她捧着潘佳的下颌,吻在了潘佳的嘴唇上!

    潘佳睁大了双眼!接触到依婷柔软的粉唇,潘佳的脑海可以说是一片空白,也可以说非常复杂,依婷突然的香吻让潘佳不知所措。

    「扑通,扑通……」潘佳的心跳突然加快了一倍,脸色也变得通红,未有过初吻的潘佳不知道一片嘴唇小小面积的接触也能传达如此复杂丰富的情感。

    依婷也感到脸红,吻着自己喜欢的人,和被阿坚强吻的感觉截然不同,依婷感到刺激、害羞、兴奋……也许,这才是她的初吻。

    依婷放开了潘佳的嘴唇,深情地望着潘佳。虽然只是几秒钟的短暂接吻,潘佳却觉得时间刚才停留了一个世纪,他回想起从小学,到中学,到现在的所有经历,他瞬间觉得,所有童年阴影都消失了,世界是光明的。

    「依婷,我喜欢你。」潘佳将依婷抱紧了许些。

    「假如我不是处子之身了,还喜欢我吗?」「我爱你。」潘佳毫不犹豫地说道。他一直认为,这个年代还要找处女的,只能到幼儿园了,况且自己条件也不怎么样,他从来都没想过要找一个处女当老婆,只要合得来就满足了。以前有的处女情结,早已被时代的变化洗得一干二净了。

    依婷听到这句话,眼泪又夺眶而出,又扑到潘佳肩上。

    「那天的事情,我迟些再向你解释好吗?」依婷问道。她还是不想让潘佳知道,但她发誓,坚叔再来骚扰,自己就报警,大不了身败名裂,再也不能继续被威胁下去了。

    「恩,我相信你。」潘佳非常相信依婷的处事方法,因为自己在工作上也只是她的下属。只是他不明白,女人毕竟是女人,有脆弱的一面。

    ……「回来了么。」小福问道。

    「恩。」潘佳说。

    「你两个怎么了?」「哪两个?」「装什么,你和你的赵会长啊。」「我们怎么了?」「操,还装b。」「别说那些了,开打开打!」潘佳打开了电脑。

    潘佳和依婷打开了昔日的尴尬,潘佳一直忧郁的心情也一下消散,但他还是有所保留,因为依婷的秘密实在是太诡异了,相信自己在知道真相之前都不能放开心扉与她相处。

    ……「和他怎么了?」静敏问刚回来依婷。

    「可以说是和好了吧。虽然之前没有吵过架。」依婷说。

    「那就好,冷战也是战。」「恩。」「他之前为什么突然不联系你了?」「他看见了……我和那混蛋进酒店……」「啊?那他知道你的事情了吗?」「我没跟他说,我想抓到那混蛋再向他坦白。」「哦。对了,你上次是在那混蛋的手机里发现了视频?」静敏问道。

    「是啊,但是他已经删除了,除非能登陆他的邮箱……」「哦……」……「对了阿坚,你知道学生们快放假了吗?」强哥问。

    「啊?」「可能再过两个礼拜学生就放假回家了,学校可能不需要那么多保安了。」「啊?那是什么意思?」「可能我们其中一个也要放带薪假期呢,不过薪水得低几倍。」「额……不是吧。」阿坚并不是担心薪水的问题,而是担心,学生放假,那敏敏岂不是要离开自己了?

    下班后,阿坚拨打了静敏的电话。

    「敏敏,今晚过来我宿舍哦。」「昨……昨天才做完!为什么今天又……」「听说你们快放假了呢,坚叔好不舍得你哦,不止今天!放假前每天都要过来陪坚叔!」静敏呆住了,想不到阿坚越来越过分了。

    「听见了吗!怎么不说话了!喂!」「我……我知道了。」……阿坚又只穿着一条短裤,坐在椅子上等待静敏的到来。虽然昨晚才把精液射得一滴不漏,但一想起静敏,阿坚的欲望又涌了出来。

    「咯咯。」「进来吧,门没关。」阿坚说。

    静敏拉开门,走了进去,站在阿坚面前。

    「哼!和润东出去就穿那么漂亮,来我这里就这么普通。」「自己脱光来伺候我吧,今天坚叔很累,你做主动。」阿坚说。

    什么!这阿坚居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平时被阿坚强脱都感到羞耻,现在还要自己主动脱,静敏当然是不干。

    「怎么不动!没听见我说话吗!」「我……我做不到。」「啪!」阿坚站起来,扇了静敏一个耳光。

    「啊!」静敏捂住了左脸,委屈地望着阿坚。

    「快脱!」阿坚命令道。

    「呜呜……」静敏委屈得哭了起来,慢慢的掀起了身上的t恤。

    此刻静敏觉得自己和妓女真的没什么区别。

    静敏把上衣脱了下来,上半身雪白的肉体露了出来,剩下那个白色的胸罩托住两只豪乳。

    阿坚一把抢过静敏的上衣,扔在了一边。

    「继续脱!」静敏慢慢解开了牛仔裤上的纽扣,拉下了拉链,白色的内裤又露了出来。她慢慢弯下腰,提着裤子慢慢往下脱。雪白润滑的大腿随着裤子的脱落,露出面积也越来越大。

    静敏脱掉鞋子,将右脚从裤子里拔出,整条美腿露了出来。她又用右腿支撑地面,把左腿也拔了出来。

    阿坚又一把抢过静敏的裤子,扔在了一边。

    「动作快点!」静敏双手抱在腰间,一动不动,含羞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目光垂在地下。

    就算在面前的不是阿坚而是润东,静敏也不会主动脱得一丝不挂。

    阿坚第一次看见这么害羞的静敏,鸡巴一下翘了起来。

    「怎么又不动了!还有内衣!快脱光!」「不……」静敏摇头。她宁愿被阿坚强脱,也不愿意自己脱。

    「吗的!都和老子做过那么多次了,还害羞!」「你脱不脱!不脱等会就这样回去!衣服和裤子不用想拿回去了!」说着阿坚举起了静敏的t恤和牛仔裤,做出一个扔出窗外的准备动作。

    「别……!我……」静敏将手伸到身后,「扑」一声解开了胸罩。两只豪乳立即回复了形状,把胸罩顶了起来。

    静敏慢慢拉下了肩上的吊带,胸罩渐渐整个脱落。她用左手横放在胸前遮住两个乳头,右手把胸罩拉了下来。

    「你的奶老子都吃过十几次了!还装矜持!」阿坚一手把静敏的左手拉开,两个粉红色的乳头跳了出来。

    虽然自己的身体已经被阿坚观摩过无数次,但是这次静敏感到无比的耻辱,因为这次是静敏自己主动脱的衣服。

    「还有内裤!动作快点!」静敏无奈,又用拇指勾着内裤的边缘,慢慢拉下去。一片茂密的黑色阴毛又显露眼前,静敏把双腿逐个伸了出来,稍微把大腿张开,都有凉快的感觉。

    静敏把双腿夹紧,站直了身子。

    「把内裤递给坚叔闻闻!」阿坚指了指静敏手上的内裤。

    静敏把内裤往阿坚手中递去。

    「不是让你给我!是让你给我闻!递到我鼻子前!」静敏知道,阿坚今天要羞辱的,不是自己的肉体,而是自己的精神。要自己主动脱光衣服,又要把内裤主动拿给他闻,这么淫荡的行为简直就是在勾引男人,甚至比妓女还要淫荡。

    但是静敏还是无奈把内裤递到了阿坚嘴巴前。

    阿坚大吸了一口。「敏敏的内裤真香~ 」阿坚说道。

    「谢谢敏敏。」阿坚拿过了内裤,放在了一边。

    「敏敏,抱着我,吻我。」眼看阿坚的要求越来越过分了,静敏宁愿被他强奸,而不是自己主动为他调情。要她主动去吻一个不喜欢的人,她做不到。

    阿坚见静敏又站着不动,直接抓住她的双手,搭在自己肩膀上,强行让她抱着自己!阿坚又把身体贴了过去,紧紧抱住静敏的美背和小蛮腰。静敏的乳房紧紧贴着阿坚的胸膛上,阿坚高举的鸡巴隔着短裤顶着那片黑色的森林。

    「呜……」静敏再次哭了出来,虽然已经被阿坚奸污了这么多次,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还是感到非常委屈。

    「来,给坚叔一个舌吻。」阿坚把嘴巴嘟了起来,厚厚的双唇正对着静敏。

    静敏还是第一次注意到阿坚的嘴唇,两片嘴唇又长又宽,一片等于自己两片,就像两条香肠一样。想到以前一直被这两条香肠强吻,静敏感到非常恶心。

    「不……」静敏哀求道。

    「快点!坚叔就等到你肯吻为止!不然你今晚别回去了!」阿坚把嘴唇嘟得更加高了。

    静敏见阿坚如此坚决,看来不服从的话他是不会罢休的了,无奈闭上了双眼,慢慢把自己的小粉唇凑过去。

    未接触到阿坚的嘴唇,静敏已经被阿坚的口臭恶心得想吐,只好闭气继续凑过去。

    两人的嘴唇接触的那一刻,静敏整个人都抖了一下!实在是太恶心了,那两片厚厚的嘴唇能把自己嘴边的皮肤都染湿。

    厚厚的双唇立刻抓住了静敏的小唇,吻了起来,同时从厚唇中间伸出了一条大舌头,捅进了静敏的两片小唇中。阿坚的舌头挑拨着静敏的香舌,不断地交换着唾液。抱着一个全裸的大美人舌吻,阿坚无比地兴奋,而静敏却恶心得喘不过气来。

    伴随着湿吻,阿坚抱着静敏走到了床边。

    阿坚不舍地放开了静敏的嘴巴,自己躺在了床上。

    「呵……呼……」静敏也赶紧呼吸起新鲜空气来。

    「敏敏,来伺候坚叔。」阿坚大字型地躺在床上说道。

    「我……我不懂……」静敏并不明白阿坚的意思。

    「吗的,还装纯!我让你主动和我做爱!明白了吗!首先,帮我把裤子脱了!」静敏其实也料到这种结果了,不过还是感到无比耻辱。她咬紧牙关,想快速结束这场屈辱。

    静敏把阿坚的短裤脱了下来,一根粗大的鸡巴露了出来。

    「敏敏,趴在我身上,喂我喝奶!」静敏爬到了床上,分开双腿,跪在阿坚的两腰旁,把身子趴了下去,两只白皙的乳房垂在阿坚的面上。

    静敏直接把左乳乳头贴到阿坚嘴唇上,供他吮吸。

    「敏敏真乖。」阿坚说完一下含住了静敏的乳头。

    阿坚右手抓住静敏的左乳进行吮吸,左手同时玩弄着右乳,手指捏着粉嫩的乳晕和乳头不断摩擦,刺激底下静敏两个乳头都变得硬而挺拔。

    静敏抓住床头的铁架,任由阿坚对乳房的玩弄,屈辱的泪水又落了下来,她只想尽快结束。

    阿坚吸了整整一分钟,仿佛要把静敏的乳房吸干。

    「不行啊,敏敏,坚叔很口渴,但你都没奶水呢。」说完阿坚从床边的桌子拿过了一个盒装纯牛奶。

    「你……你想怎样?」静敏见状,惊讶地问道。

    阿坚没有说话,只是把静敏推了起来,然后把吸管插进了牛奶盒。

    阿坚把吸管口对着静敏的胸部,用力挤了一下牛奶盒!乳白色的牛奶立刻喷到了静敏的乳房上!

    「啊!」静敏喊了一声。想不到这阿坚昨天才用奶油来羞辱自己,今天又以同样方式用牛奶来进行羞辱!

    但是牛奶不同奶油,牛奶是液体,喷射到静敏的胸部上后,立刻经过静敏的乳沟和乳侧,流经了腰部,直接流了下去,流到阴毛和大腿上!

    阿坚继续挤射,把静敏整个前身都射满了乳白色的纯牛奶!

    「敏敏,现在有奶水了,赶紧喂坚叔喝!」说完阿坚立马把静敏的上身拉了下来,两只沾满牛奶的奶子又吊在阿坚的脸部上空。

    静敏感到无比耻辱,自己的身体竟然会以如此方式供人享用。她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被阿坚彻底凌辱了,想不到阿坚总是能找到新的方法对自己进行羞辱,她不知道往后阿坚还会对她做什么。想到这里,静敏就感到害怕。

    阿坚又往静敏的左乳喷了一滩牛奶,由于地心引力的作用,牛奶顺着乳房的肌肤,流到了乳头,从乳头顶滴了下来。

    阿坚立马伸出舌头,一滴滴地接住了滴下的牛奶。阿坚在幻想,现在就是在喝敏敏挤出来的奶。

    滴完一轮,阿坚又喷了一轮,直到一盒牛奶挤完了,阿坚直接用嘴巴吸住了沾满牛奶的乳头,吸了起来。奶香的气味还有牛奶的味道让阿坚找到了喝奶的感觉,兴奋的阿坚直接张开大嘴含住静敏的半只乳房吮吸。直至把静敏两只乳房上的牛奶舔得一干二净,才将静敏推了起来。

    阿坚也坐了起来。

    「敏敏,你要喝吗?」阿坚又拿出了第二盒牛奶。

    静敏望了望阿坚高举的鸡巴,她似乎猜到了阿坚想做什么。

    「不……!敏敏不要!」静敏为了让阿坚放弃这个念头,只好肉麻地自称敏敏来恳求。

    阿坚又把静敏平躺在床上,把第二盒也插进了吸管。「张开嘴。」阿坚说道。

    「不……」静敏含着泪光摇了摇头。

    阿坚喝了一口牛奶,吻住了静敏的嘴唇!

    静敏反而感到安心了一点,因为阿坚只是用嘴巴喂她喝,而不是要请她吃「牛奶鸡巴」。静敏张开了嘴巴。

    见静敏张开了嘴巴,阿坚马上把嘴里的一口牛奶吐了进去,并且包住了静敏的嘴唇,把舌头伸进去挑拨。

    「唔……」阿坚的舌头和静敏的香舌在牛奶和唾液之中水乳交融的交合着,部分牛奶还在舌头的搅拌下从嘴角溢了出来,流到面颌上。

    尝完静敏的唾液,阿坚起来把静敏的双腿扳开,形成了一个M字型,粉嫩的阴门暴露在空气中!阿坚用手指拨开两片大阴唇,发现里面的穴肉已经湿透。

    还用说,阿坚当然毫不犹豫地舔了上去。

    阿坚的舌头拨了一下小阴唇之间的穴肉,把沾在上面的爱液直接带进了口中。

    淡淡的腥味和咸苦味没有让阿坚感到恶心,反而性欲大增,疯狂地吮吸着静敏的蜜穴。

    「啊……不要……」静敏双手企图推开阿坚的头。

    但是阿坚反而变本加厉,拿起牛奶就挤了下去!乳白色的牛奶直接沾满了整个阴门,有几滴好像还从阴道小口流了进去。

    阿坚疯狂「喝」着蜜穴中的牛奶,淫水和牛奶的交合液有点苦涩,但在阿坚口中却是甜的。

    阿坚把无论是阴蒂、大小阴唇、还是里面的穴肉都舔得一干二净,虽说如此,但阿坚的嘴巴已经停不下来。他又坐了起来,托起了静敏的美腿,往上面挤射牛奶。

    阿坚抬起静敏修长的左腿,往上面淋牛奶。很少把双腿暴露出来的静敏,双腿和身子一样雪白,甚至和乳白色的牛奶也相差无几。水润的皮肤没有一点瑕疵,在牛奶的淋盖下,让人看见就口渴。

    阿坚将静敏两条完美双腿还有屁股都淋满了牛奶,就立刻舔了上去。那条舌头在修长水润的美腿上游走,就像一个刷子,为烧烤的鸡腿涂上蜜糖。面对如此美丽的长腿,也许阿坚早就想一口吃下去。

    阿坚将静敏坐了起来,把牛奶盒的吸管拔了出来,直接就把静敏身上淋牛奶,直至第二盒牛奶也用光了,静敏的豪乳、美背、细腰基本上整个上半身都覆盖着牛奶。

    阿坚把静敏的双手举起,交叉放在脑后,托着静敏的腋窝就开始对静敏身子进行吮舔。看来阿坚今天要对静敏全身每一个角落都要舔一遍才心息。

    静敏也彻底放弃了反抗,任由阿坚对自己进行羞辱了,她只想尽快结束。

    阿坚足足花了差不多十分钟,才将静敏身上的每一处牛奶舔干净,他的嘴巴也终于累了下来。阿坚平躺了在床上。

    「敏敏,坐我鸡巴上,自己动。」静敏双腿又跪在阿坚的腰间,抓住阿坚的鸡巴,对着自己阴道口慢慢放进去。

    静敏慢慢坐了下去,直至阿坚整条鸡巴都塞了进去。

    静敏开始了上下坐动,两只奶子开始摇晃,披散的长发也开始无规律地摆动。

    静敏双手抓住阿坚的腰部,蹲在阿坚的腰间隔壁不断上下坐动。她被挑逗的痕痒难止的下体在阿坚鸡巴的抽插下很快有了感觉。她心里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自己竟然作为主动方和阿坚做爱,并且有了快感。但是心理归心理,肉体上的确有了感觉,而且还停不下来。

    随着鸡巴的一进一出,粉嫩的小阴唇向内翻进去,又翻出来,已经持续了十分钟。

    阿坚把静敏抱了下来。黑色的长发垂到了阿坚面上,令阿坚什么也看不见。

    阿坚拨开眼上的头发,说到:「敏敏,给坚叔个湿吻。」静敏已经抛开了尊严,吻在了厚厚的嘴唇上。静敏的香舌还主动伸进了阿坚的口中,和阿坚的舌头交合在一起。

    「唔……唔……」快感冲昏了静敏的头脑,让她在和阿坚的舌吻中叫了起来。

    阿坚知道静敏快要高潮了,而自己也快要射了,加快了抽插速度。而静敏也非常配合,屁股迎合着阿坚的抽插加快速度动了起来。

    静敏的蜜穴已经潮水泛滥,阿坚的鸡巴在潮水的湿润下也很方便抽插,「唧嘶~ 唧嘶~ 」湿润的活塞声音充斥着整个宿舍。

    「老婆,想要吗?」「啊……呼……要…我要……啊……」「叫我老公就给你。」「啊……老公!……给敏敏……!……啊……」阿坚全速抽插了起来。

    「……啊…!敏敏要去了……!老公!……啊!」伴随着一声喊叫,一股热流从静敏阴部流了出来,静敏满足地达到了高潮。

    而阿坚同时也射了出来,把所有精液射到了静敏的阴道里。

    「敏敏,明天继续哦,以后老公每天射你一次!」「呵……呼……」静敏趴在了阿坚身上深呼吸着。

    ……「休息够了吗,敏敏?」「恩……我洗个澡再回去。」静敏怕带着全身的牛奶香味回去,会遭到怀疑。

    静敏在浴室里冲洗着身体。清冷的水冲到静敏的面上,静敏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我到底……怎么了?」静敏望着镜子中的自己问道。

    为什么……?我会主动和他做爱……「我走了。」静敏说道。

    「敏敏。」「?」「明天穿漂亮点。」静敏望了阿坚一眼,走了出去。

    ……第二天。

    「吗的!」强哥说道。

    「怎么了强哥,刚上班就火气那么大。」阿坚说。

    「我那个老婆呗,开始还好好的,现在不让我看世界杯了!」「啊~ 不是吧。」「是啊,他吗的!我又没吵着她睡觉!还扣起我的钱包!想出去看都不行!」「哈哈,强哥,来我宿舍看嘛,我宿舍可以收体育台。」「好啊!今晚有一场呢!」「恩,今晚过来吧!」阿坚说。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