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黄沙万里

    发布时间:2020-05-05 23:57:55   


    离城半里的袁家堡,被夕阳烤得像团黄土,平日聚集在堡旁的客商、骆驼、马匹都
    不见了。
    四周静悄悄的。
    堡顶的岗楼,这时站着两个绿衣美妇,焦灼的望着远方。
    “这次派出去的袁福,应该可以突围吧?”穿深绿色裙的美妇望望浅绿色裙的少妇
    说∶“雅芳,你怎麽看?”
    浅绿裙的少妇亦很美,还带有两分妖与姣∶“美珊姐,只要找得刚哥回来,包围堡
    垒的人一定会走的┅┅”
    她说到这里,声音已有点呜咽∶“不然,堡里只能靠二叔和我们四个女人┅┅怎抵
    敌堡外的神秘人!”
    就在这时,远处出现一点小黑点。
    那是一匹马,马上伏若一个人,一个光着屁股的死人。
    马懂得旧路,跑回堡来!
    “是袁福!”叫雅芳的少妇失声。
    “开堡门!”美珊亦有点倾抖。
    马跑入堡内,美珊从岗楼跃下,在半空双足一蹬墙,打了个跟斛,平稳的落到了地
    下。
    几个穿灰衣的堡中家丁已拉住马,马上的死尸是缚在鞍上的,是袁福,他是中了弩
    箭而亡,死後,给人脱了裤子,在屁股上写上“逃走者死”四个黑字。
    美珊别过脸,免得看见男性的阳物∶“帮袁福穿回裤子,准备棺木!”
    堡内一角,已停有十副绾材,那表示已经死了十个人!
    雅芳这时亦从岗楼下来,她带同一个卅岁的汉子。
    “铁二叔!”美珊叫了一声∶“堡中四十八口,有十个已牺牲,叫三姑娘和你妻子
    小心!”
    “美珊大嫂,这些神秘人究竟为什麽而来?我们连他们的睑孔也见不着,就死了这
    麽多人,不成,我袁铁今晚就带人出堡,搜搜这伙凶徒!”
    “不,二叔,堡内没有男的不成,假如对方趁黑摸入来怎办?”美珊咬咬小嘴,老
    爷和刚哥刚押镖银到北京,这伙人就摸上袁家堡,这┅┅一定有阴谋!”
    “困守待毙不是办法啊!”远处有个少女嚷起来,她是袁刚的妹妹袁灵,陪着她的
    是袁铁的妻子林可儿。
    袁刚有一妻一妾,妻是金刀门掌门的大女儿钱美珊,妾是九宫派侠女梁雅芳。
    不过,两女都未有生养。
    袁家堡在河北一带的黑白道都吃得开,所以索性替人保镖,每趟赚几百两银子,又
    替过路商旅安排咀水食宿,结果是身家越来越厚。
    天色开始暗下来,堡垒四边都挂上灯笼。
    “提防敌人夜袭,堡内所有人分成两班,一班白天防守,一班夜间巡逻!”美珊吩
    咐∶“今夜,就由我和三姑娘及二叔先行轮值!”
    十个人巡方圆近万尺的堡垒,自是人手不足,幸而四周有十尺的高墙,勉强可以应
    付。
    很快,已经是二更。
    堡外,有个黑衣人掠近,他的轻功很高,面上又蒙上黑巾,只露出两只眼球。
    “袁福这厮假如没有说大话,这里入去就是┅┅”黑衣人爬到堡垒的墙下,望了望
    上边,这是袁家堡後面,似乎防守最薄弱。
    黑衣人双掌平推,黄土墙就凹有成寸深的掌印,他双足踩在这凹位上,片刻就登上
    墙头。
    十丈外有两个堡丁在打瞌睡,黑衣人悄悄蹬下,他左右望了望,向着一间黄土屋掠
    近,那是梁雅芳的房!
    黑衣人轻轻推开木窗,一跃而入!
    “谁?”雅芳虽然疲倦,但习武之人、反应特别敏捷,她从枕底一拉,长剑就抽出
    来,跟着一招“六合八方”,剑光就将她睡的土坑罩着。
    假加黑衣人一入房就朴向土坑(北方有些地方是不睡木床的,睡土造成的床),这
    招可以将他刺穿七、八个洞!
    但黑衣人弹入房後,却是一跃,贴墙而站,并且屏住呼吸。
    雅芳一直挥舞长剑,跟着就想用左手去拿火摺点亮蜡烛。
    黑衣人见她剑招放缓,自己的眼睛又习惯黑暗的环境後,身子一沉,就朴向土坑。
    他左掌一拍,一招“西施院纱”,就击中雅芳握剑的手腕!
    雅芳一抬手,胸前大开,黑衣人右手一挺,一握,正好捏着雅芳一个充满弹性的乳
    房!
    “你┅┅”她只穿着薄薄内衣,他粗糙的大手虽不能满握她的奶子,但一扭,仍将
    她的奶奶扭得变了形!
    “你┅┅噢┅┅”雅芳反手一剑,就想削黑衣大汉的右手,她虽懂床上的事,但被
    非丈夫的人扭着奶子还是头一次,这招“玉女穿针”是九宫派最毒的剑招,看来雅芳是
    想拚命了!
    但九宫派这招却有一个“破绽”,却是腋下露出空位,假加敌用手反点中腋下的穴
    道,就会反制於人!
    雅芳以为这招可以杀敌,但想不到黑衣人却知道这剑招的弱处!
    他左手双指一点,就按落她的腋下,雅芳右手一麻,“当”的一声,长剑脱手而跌
    落,黑衣人左手疾点,将她的哑穴和麻穴都点中!
    雅芳想不到三招之间就受制於人,她身子一软,黑衣人拦腰一抱就抱起她!
    雅芳又羞又愤,热泪夺眶而出。
    “袁刚把你当妾侍,简直是浪费,现在,人家就要来屠杀全堡,我怎舍得你这小美
    人!”黑衣人将她往坑上一放,跟着就剥光了她的衣服!
    雅芳像只白白的羔羊,她呻不出声,力又使不出来,只有热泪直流!
    黑衣人一抹,蒙面的黑巾脱下,露出满嘴髯,他看上去不足卅岁,但样貌憔悴、
    苍老!
    雅芳虽然泪眼模糊,但月光照入屋,她脸上露出不相信的神情来!
    髯大汉出手摸落她的身体上,先是平坦的小腹,然後是阴毛稀疏的牝户上。
    “这麽美的洞,就给袁刚开了封!”他的中指一伸,就插入那肉洞内!
    雅芳露出痛楚的神情来,她牝户内是乾乾的,虽是根手指,但粗暴的撩,却令她感
    到痛楚!
    “你对袁刚就有淫汁流,对我就不会?”髯大汉粗暴的扒开她的大腿∶“我用胡
    须刺击你!”
    他一低头,嘴巴就碰落那粉红、鲜嫩的牝户上,他连连摇嘴,胡子揩过那嫩肉,雅
    芳的身子弹了弹。
    她已经止住了泪,此刻是惶恐的面对着痛!
    黑衣人拉开裤子,露出一根紫红的肉棒来,那东西是半硬半软的,但有五寸多长!
    “这棍子可以令你死去活来!”
    他故意跪到坑上,将那东西在她粉脸上揩来揩去!
    雅芳蹙着眉,闭上眼睛,她脸上的肌肉抽搐着!
    黑衣人揩得两揩,棍头儿碰过她的口、鼻、眼、额┅┅
    他突然压落雅芳身上!
    她预备忍受“撕心裂肺”的痛楚!但黑衣人只是张开嘴,咬落她细细粒又微凸的奶
    头上!他的咬,不是真的用力,只是吊嘴皮和牙去轻尝,又用舌去舐、去啜┅┅
    被黑衣人这麽一搅,奶头很快就凸起发硬,雅芳额上都是冷汗,似苦忍得很辛苦。
    他的肉棒儿揩在她的肚皮上,已经变得发硬。
    但,他还未有直捣桃源之意。
    他爱不释手地玩着她两团乳房!
    雅芳的奶不算大,这可能是她自小束胸,但弹力却十足。
    她一心以为他只是搓奶时,黑衣人下身却一挺,肉棒儿全插入进贲起的牝户内!
    她叫不出,黑衣人已经急速的抽动起来┅┅
    雅芳只有泪!
    就在这时,房的窗户又跃进一个黑衣人!
    髯汉想回身爬起,但已经迟了一步,黑衣人的武功很高,一手就执起他,将髯
    汉从雅芳身上插出,“拍、拍”的打了髯汉几个耳光!
    “大哥┅┅”髯摸摸若面颊。
    “你这呆汉,让人看清了你的底啦!”黑衣人右掌一扬,就要拍落雅芳头颅上!
    “大哥,你想误我计划?”髯汉穿回裤子。
    “用被单卷起她,快走!”黑衣人扯了张被,罩在雅芳的裸体上。
    髯汉快手的将雅芳用被包住,跟着一抱,推窗而出。
    “是谁?”远处传来美珊的叱喝声,跟在她身後,有七、八个堡丁。
    “对方摸进堡内啦!”美珊眼利,她娇喝∶“鸣锣!”
    “当、当”锣响,堡内仅有的人都醒过来。
    袁铁、袁灵兄妹手提刀剑很快就到∶“是雅芳嫂子有事?”
    美珊追上墙头,但黑衣人联同髯汉抱着雅芳,脚下一点也不慢,几个起落已跃出
    堡外。
    有堡丁想放箭“不要!雅芳给人掳走!”美珊大喝。
    在袁家,除了袁刚及老爷袁天正外,就到金刀门掌门人的女儿钱美珊武功最高!
    她运起轻功,亦翻出堡外!
    但,黑衣人和髯漠的功夫颢然更在美珊之上,百步之後,已将美珊抛离,没入黑
    暗中。
    美珊见自己离开本堡已有半里远,亦不敢再追。
    这时,袁铁、袁灵等已赶到∶“大嫂!”
    “不要追啦!”美珊哭了出来∶“这样的牺牲,呜┅┅雅芳┅不是我不想救牧你,
    而是┅┅”
    袁铁、袁灵等亦垂泪。
    曙光在四更後现出。
    袁家叔嫂都坐在雅芳房内,看到她散在坑上的衣服!
    “这伙人似乎要凌辱我们,袁福光着屁股、雅芳嫂又给脱去衣服┅┅”
    袁灵虽只得十七岁,但已懂人事,她打了个冷倾∶“我┅┅就算死┅┅也不要给他
    们剥光┅┅”
    “堡中几只信鸽,都给刚哥放去,希望┅他快点来信,有信鸽起码可以找到他!”
    美珊喃喃自语。
    堡丁中,有几个显然害怕,都躲在暗处哭了起来。
    袁灵累了半夜,这时支撑不住了,竟伏在抬上睡了起来。
    “墙上还有多少人?”美珊望望袁铁。
    “卅个左右,馀下十多人去睡了!”袁铁的妻子林可儿这时送上早饭∶“大嫂,造
    饼的小麦只够十天用,假如不突困,就要断炊了!”
    早饭是小麦粥、馒头和酱果。
    美珊吃了一点,就赶到堡顶岗楼太阳光开始猛烈,黄沙尽处,敌人连影也没有。
    美珊今年廿四岁,她虽是大家闰秀,但自少随父,对武学阅历丰富,但这种诡异的
    寻仇,却是第一次面对。“究竟包袁家堡的,有多少人?”
    “他们用什麽方法,赶走所有客商?”
    这时,有点风吹过,美珊倚在墙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有人!有人!”也不知过了多久,美珊给墙壮上的堡丁吵醒。
    极远处有个黑影爬着,爬向袁家堡。
    那黑点爬得极慢,碓堡约里半!
    “给我备马!”美珊惊醒∶“我要去看!”
    “大嫂,我陪你!”袁铁大叫。
    两匹马冲出袁家堡。
    片刻间,马已跑一里!“
    “那是女的!”袁铁拉住马∶“是不是雅芳嫂?”
    “雅芳!”美珊滚下马。
    雅芳上身赤裸,雪白的身体又紫又红一大片,下身搂着一块破布,两只奶子荡来荡
    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